身体突然悬空,林清晏被突然打横抱了起来,他惊叫一声,下意识抬手环住了男人的脖颈。

眼睛看不见,嗅觉就变得敏感了起来,淡淡的清冷木质雪松味萦绕在鼻尖,闻了莫名让人安心,有点熟悉的味道。

林清晏想起来了,那天在商场帮了他的男人,身上也是这个味道,可惜他那时候没看清那人的脸就晕倒了,现在成了瞎子更加看不见了。

怀里的人重量很轻,此时像只受惊的小猫,那双清澈水润又没有神采的眼睛格外脆弱,男人沉默两秒,低头附在青年耳边,也不管他听不听得见,启唇道:“别怕,我不是坏人。”

柔和低沉的嗓音像是情人之间的耳鬓厮磨。

林清晏隐约听到了。

他不知道男人长什么模样,姓甚名谁,为什么会找到这儿,但没由来的,他相信他不是坏人,从心底里感到安心,也许是因为这男人是唯一的不带什么目的帮助他的人。

再说了,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也没什么可害怕的。

接下来,男人将青年抱在沙发上坐着,找出医药箱小心翼翼地替他清理手背上的烫伤,再将地上的一片狼藉清理干净,最后进厨房里重新煮了一碗面条,一口一口地喂他吃。

味道很普通的面条,林清晏吃着吃着,晶莹的泪水一滴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,刻意伪装的坚强在这一刻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善意而全部崩溃瓦解。

他也只是一个有血有肉会伤心会难过的正常人,也想被关心被照顾被偏爱,可他活了二十四年,除了那点淡薄的亲情和假惺惺的爱情,感受到的全是来自这个世界的不友善。

他也想成为一个被明目张胆偏爱的有恃无恐的人。

片刻之后,林清晏落入了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,男人动作轻柔地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瘦削的肩背,接着从兜里掏出一颗糖剥开塞进了他嘴里。

熟悉的味道在舌尖里蔓延,酸酸甜甜的,是话梅糖,晶莹剔透的糖肉里包裹着一颗酸咸的话梅干,这是他小时候最爱吃的糖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