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林清晏纵容粉丝在机场拥挤,不仅扰乱公众场合秩序,还撞倒了一位孕妇,直接进医院了。”

“捏妈绝了!每次在热搜上看到林清晏这三个字我就犯恶心,准没什么好事儿,但愿那位孕妇和肚子里的宝宝平安无事,不然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!”

“粉随爱豆,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林狗滚出娱乐圈!”

“上个月他还借拍戏的缘由,故意用力扇安南意的耳光,心疼我们家南南,半边脸都肿了还笑着说没事儿,lqy也太不要脸了连句道歉都没说!”

“现在娱乐圈的门槛也太低了,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吗,像他这种连高中都没读完的文盲赶紧滚回家学习吧!”

“听说他爸爸还坐过牢,简直太可怕了,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别再出来霍霍大家了!”

“拜托了赶紧滚出娱乐圈吧!”

“如果我是林清晏早就没脸出来见人了,脸皮真厚!”

“捏妈赶紧滚吧!”

……

“先生,机场到了。”

“先生?您听见了吗?”

中年司机粗犷的嗓音将林清晏拉回了现实,他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中移开,小声说了句谢谢,拉低鸭舌帽沿挡住了半张脸,在司机疑惑的目光中低着头打开车门下去了。

也许是午后的阳光太耀眼,照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,林清晏始终低着头,拉着行李箱往机场里走去。

高挑清廋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孤独。

他脚步很匆忙,握着行李箱拉杆的力道似乎很重,白皙手背上的青筋微微凸起,另一边空着的手也紧紧地攥着,如仔细看的话,似乎在微微颤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