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

他预料到自己很穷,但没想到能这么穷。

想起来了,昨天他妈周月兰打电话过来要钱,弟弟快开学了要学费和生活费,家里每个月还要还债,于是他便把上个月赚的四千多块全都给了家里。

林清晏:“……”

看来今晚要流落街头了。

太阳从西边落下,夜幕降临。

夏日的燥热感并没有随着太阳的落下而跟着消失,尽管如此,南城的夜晚依旧灯红酒绿,热闹繁华。

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行驶在街道上,车里开着空调,坐在副驾驶的青年姿态慵懒悠闲,他通过半开的车窗去看外面的夜景,又扭头看一眼旁边驾驶座的男人。

顾斐身上还穿着白天的衬衫西裤,依旧是干净整洁,他没有回家,加班到八点半,直接从公司出发去机场,将安喻接了回来。

“斐……”另一个“斐”字还没有说出口,就接收到了男人警告的目光,安喻硬生生将它咽进了肚子里,“斐哥,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?”

顾斐专心开车,没有回应。

“你仔细听听,有没有听到我肚子咕噜咕噜叫的声音?斐哥我想吃秀珍斋的椒盐小龙虾,麻辣小兔头,清蒸大闸蟹,还有……”

顾斐无情打断他的幻想,“车里有零食。”

话里的意思是,想吃大餐?

做梦。

安喻:“……”

真没人性。

怪不得单身到现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