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的迈巴赫还在街道上行驶着,车厢里很安静,只有翻动零食发出的声音。

安喻从置物匣里翻了两个小蛋糕出来,打开包装袋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一个。

两个小蛋糕还不够他塞牙缝的,安喻继续翻,最后看着手里包装复古的两颗话梅糖,他惊讶地咦了一声。

“斐哥,没想到你还喜欢吃这种糖,怀旧吗?看不出来啊?”

他边调侃地说着,边拿着那两颗糖在指尖把玩,随手剥了一颗塞进嘴里,腮帮子微微鼓起,“别说还挺好吃的,让我想起来上小学那会儿揪前桌女同学小辫子的美好时光。”

顾斐用余光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安喻从小就是个闲不住的人,还是个话唠,以前他最不喜欢跟顾斐待在一起,这人就是个闷葫芦,年纪轻轻的就装深沉,跟他说十句话能回答一句就算顾爷开恩了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哑巴。

憋得慌。

就比如现在,安静了一分钟后,安喻还是没忍住往顾斐身边凑,笑眯眯地开口道,“斐哥,知不知道外界的人是怎么议论你的?”

“他们都说你性冷淡,那方面不行啊。”说话的同时,安喻还意味不明地往顾斐的某个部位看了一眼,“斐哥,咱俩都认识这么多年了,还这么见外干啥啊,跟兄弟说说呗,让我高兴高兴。”

这话还真不是安喻瞎说的,身边这位爷什么都好,家世好模样好身材好,就是面部神经不发达,就没见他那张脸上露出什么夸张的表情,连笑都很少见,俗称面瘫。

哦……对了,他还哑巴。

除了面瘫和哑巴之外也没啥缺点吧,但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,二十多年来一直单着,身边连个伴都没有。

安喻初中早恋的时候,顾斐单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