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喻已经愣住了,他没有上前,并且还颤巍巍地后退两步,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,顾斐竟然主动跟人搭讪了!

这可比老母猪上树还令人壮观。

林清晏也有些愣,愣的是因为听到了男人说话的声音,温和低沉而磁性,与记忆中的那道声音结合在了一起,要说有什么地方不同,那就是现在这道声音要更加年轻点儿。

虽然前世男人来找他的时候,他的耳朵已经快失聪了,但还是能听见一些模糊的声音,只有贴在耳边说话才能听得到。

那时候他很少听到男人说话,男人偶尔会低头贴在他耳边说一两句话。

林清晏还记得那时候的感觉,男人说话的时候会喷出热气,他的耳朵痒痒的,会发烫,还会有淡淡的清冷木质雪松味萦绕在鼻腔里,那是男人身上惯有的气息。

又出神了?

眼前的少年正看着自己的方向发愣,顾斐手里还拿着从地上捡起的脏馒头,另一只手在少年眼前挥了挥,“你在发呆。”

林清晏猛地回过神来,对上了男人那双深邃好看的眼睛,里面覆盖着平静和淡然,又带了一丝捉摸不透的情绪,不知道是什么。

对于盯着一个陌生男人出神的事情,他有些尴尬,白皙的耳尖染上了一抹红,局促道:“不好意思,刚才我没听见你说什么。”

顾斐的视线不着痕迹地从少年泛红的耳朵移开,扬了扬手里的馒头,语气淡淡地说:“这个,脏了。”

林清晏说:“那、那就不要了?”

“嗯。”顾斐转身将馒头扔进了附近的垃圾桶里,然后在林清晏旁边位置坐了下来,长椅足够坐两个人,中间还隔了十厘米的距离。

站在旁边的安喻抬手将惊掉的下巴合拢回去,又悄悄地往那边靠近,大名鼎鼎的顾爷顶着那张性冷淡脸头一回跟人搭讪,他是要观摩观摩的。

然而,还没靠近半步呢,顾斐突然往他这边看去,冷冷淡淡的眼神里暗藏杀机,安喻立刻怂得停下了脚步,冲他无害地咧嘴一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