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辈子的林清晏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家里的事情,年纪还小的时候是因为自卑,担心别人知道了之后瞧不起他,用异样的眼光看他。

后来则是习惯了独自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跟别人说有什么用,除了自己,没人能帮得了你的,只会徒增别人的烦恼罢了。

但在顾斐面前,他没想那么多,不是想博取同情也不是要寻求帮助,只是很单纯地想找人分享。

“我爸是个赌徒,家里欠了很多债,所以我家人不让我上学了,我得挣钱养家。”

没有遗憾也没有怨恨,语气平静得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,就这么廖廖一句话,他也没说自己有多苦,其中所有心酸痛苦的记忆都被一笔带过了。

林清晏还记得的,当初他爸林建祥让他退学的时候,他死活也没答应。

努力了这么多年就为了几个月后能参加高考,考个好成绩,上一所好大学,现在只剩几个月了,怎么可能放弃。

他知道家里人没钱给他读大学,别的同学在无忧无虑玩耍的时候,他从高一开始就在寒暑假和周末的时候去兼职打零工,终于偷偷把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存好了。

但林建祥从来就不是个能讲道理的人,他亲自找到了学校去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儿,一巴掌狠狠地往林清晏的脸上扇去。

他嘴里一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,一边将儿子往门口拖走,班级的同学都在用震惊同情还有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林清晏。

林清晏一辈子都忘不了当年那个场景。

后来他还是妥协了,就连他偷偷攒着的藏在家里的学费都被林建祥给找到了,这人拿了钱又高高兴兴地出去喝酒赌博。

当然,这些他没有跟顾斐说。

想了想,他又重复了前面说过的一句话,“顾先生,您真是个好人。”

少年的语气真挚诚恳,眼里还带着笑意,单薄的肩膀似乎承受着千斤的重担,顾斐看着他,突然想摸摸他的脑袋,或者给他一个拥抱。

但他还拿着冰袋,双手是冰冷的。

男人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,他仍然低垂的眼眸认真地给少年的胳膊冰敷,淡淡地开口:“忘了我跟你说过什么?”

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但林清晏立刻就听懂了,他犹豫地抿了抿唇,片刻后从嘴里吐出两个字:“斐哥。”

少年的语气清朗悦耳,又带着乖巧。

顾斐不咸不淡地嗯一声,那双淡漠的眼里却有了一丝温度。

又过了几分钟,冰敷结束了。

“谢谢顾……”先生两个字还没说出口,林清晏便顿住了,很不习惯地改了口:“谢谢斐哥。”

顾斐说:“你今天跟我说过很多谢谢了。”

林清晏笑笑,“应该的。”

“林清晏。”顾斐突然看着少年的眼睛,那双深邃得如同千年古井的眸子波澜不惊,却又认真地开口:“如果有人欺负你,可以告诉我。”

林清晏怔了好几秒,接着点了点头。

这回他没有说谢谢。

顾斐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,绷着的唇角有了一丝松动,他站起来,“时间不早了,先休息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