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二哥,你说顾斐哥在路上捡了个小白兔?什么意思?”安南意转身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刚才那点困意已经没有了,正满脸的好奇。

安喻在旁边坐下,从果盘上拿了个苹果咬了一口嘎嘣脆,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:“就捡了个人呗,是个长得贼好看贼漂亮的男孩儿,嗯……年纪看起来跟你差不多。”

“你是不知道啊,顾斐就跟变了个人似的,不知道对那小白兔有多好,端着那张性冷淡脸主动跟人搭讪,见小白兔肚子饿还主动请人吃饭,还贴心地给人夹菜……”

安喻轻啧一声,啧啧称奇:“这谁见了不得说一句好家伙!”

旁边的安南意有些沉默,他微微垂下眼眸,掩盖住了自己异样的情绪,那张清秀的脸微微绷紧了,过了半晌才说:“二哥,你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他二哥向来喜欢夸大其词。

安南意是不太相信的,因为他太清楚顾斐是个怎样的人了,这个男人对谁的态度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,对朋友也是一样。

顾家和安家的关系不错,两家的妈妈是很多年的闺蜜,安南意的大哥安璟和二哥安喻是和顾斐一起长大的,关系倒是好很多。

因着这层关系,安南意平时也有机会接触到顾斐,谁不想跟顾氏集团的掌门人交好呢,再加上顾斐年轻模样出众,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这个香饽饽。

安南意也惦记,他曾经有很多次主动接近过顾斐,跟他套近乎。

可无论他怎么努力,这个男人对他的态度都是冷淡而疏离的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不止是对他,顾斐对谁的态度都这样,不论男女,从来没见过他对谁有过特殊,想方设法往他身边凑的,全都没什么好果子吃。

外界都传闻他冷性冷情。

现在居然有了一个特殊的存在吗?

安南意是不太愿意相信的。

凭什么呢?

“二哥还能骗你不成?”安喻不知道自家弟弟心里那些弯弯绕绕的想法,他刚才说的全都是亲眼所见的,绝对没有夸大其词。

“你等着,我刚才还拍了他的照片呢。”当时拍的时候小白兔的反应还挺大,那位爷还让他把照片给删了,不过还能在回收站里找到。

安喻从回收站里恢复了那张照片。

“话说回来,这小白兔长得还跟我和大哥有点像,跟咱妈也像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咱妈流落在外的弟弟呢。”

“二哥你说什么呢。”

安南意并不在意安喻的话,直到安喻把手机递到了他面前,当他看见屏幕里的眉眼含着笑意的少年后,瞳孔猛地收缩,要说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。

那是一张久违的但也很熟悉的脸,即使只是一张角度不好的偷拍照片,但屏幕里少年的模样依旧清俊昳丽,眉眼里含着的笑意说不出的耀眼夺目。

最关键的,那张还未褪去青涩气息的脸确实跟安家人长得像。

安南意死死地盯着屏幕,就连呼吸都屏住了,拳头不知不觉攥紧,指甲都陷进了掌心的肉里,但他就跟没感觉似的。

安喻看他有些奇怪,“怎么了?”

安南意面上露出些许诧异的表情,说话的语气里也带着惊讶:“二哥,他是我高中同班的同学,叫林清晏,真没想到……”

安喻轻啧一声,“真是巧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