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清晏点点头,稍稍移开了视线,没看男人那张距离有点近的脸,“还有点不适应,所以没怎么睡着。”

他没完全说实话,不适应环境的因素只占了小部分,更多的是上辈子的后遗症,他得需要时间去克服。

顾斐对他说的话没表示怀疑。

沈管家很快就把早餐端出来了,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,早餐的营养搭配很均衡,有煎蛋热狗和吐司,还有绿色蔬菜,再配上一杯牛奶。

顾斐说:“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所以跟我一样,以后你想吃什么,可以吩咐沈叔。”

他看见对面的少年抿唇笑了笑,“已经很好了,我不挑食的,跟您一样就行。”说完之后,少年便低头吃早餐。

顾斐喜欢看林清晏吃东西的模样,少年的脸小,吃东西的时候腮帮子会微微鼓起,低垂着的眼睫轻颤,模样认真又乖巧。

顾斐又想起了昨晚在路边遇见林清晏的时候,他正坐在长椅上啃着没滋没味的馒头,当时顾斐就想把所有好吃的都送到他面前。

看着对面正在吃煎蛋的少年,顾斐想把自己盘子里的煎蛋也给他,他严肃地抿了抿唇,最终还是制止了这个冲动。

“顾爷,是早餐不合胃口吗?”

沈管家看着自家顾爷那一脸严肃又迟迟没有进食的模样,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了,换来的是顾爷的一个凉飕飕的眼神。

“很好,您先去忙。”

“好。”

沈管家离开的脚步都要比平时快,顾爷从昨晚开始就不对劲儿了,原因是那位叫林清晏的少年,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林清晏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,他抬眸望向对面的时候,男人正安静地吃着早餐,动作慢条斯理而优雅。

他感觉自己又犯毛病了,无论顾斐干什么,他都想盯着看,他绝对没什么歪心思,就是觉得很赏心悦目,就跟欣赏艺术品是一个道理的。

于是便继续。

“小孩儿,你这样盯着我看,很犯规。”

带着些许戏谑的嗓音冷不丁响起,林清晏惊得手里的叉子都掉了,对面的男人仍然低着头,难不成头顶上长眼睛了?

“我头顶没长眼睛。”

男人放下刀叉,好整以暇地看着对面呆得跟个受惊兔子似的少年,唇角掠过一抹不明显的笑,缓慢从嘴里吐出一句话:“你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炽热?”

被男人取笑了,林清晏窘迫得低下了头,脸颊烧得通红,感觉自己就跟个变态似的,暂时忽略顾斐为什么会看穿他内心的想法,他小声为自己辩解:

“才没有……”

“我只是觉得您长得好看,就……就多看了两眼而已。”话刚说出口,林清晏就后悔的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,“不,不是好看,我就是不经意多看了两眼……而已。”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