航班最终在M国的首都降落,林清晏浑浑噩噩地在飞机上待了十几个小时,他很累,但一闭上眼睛,脑海里就浮现众多谩骂的声音和画面。

他的失眠越来越严重了,最终这一个月没有一天是睡得好的,只能靠药物才能勉强入睡,哪怕睡着了,梦里也是重复的场景,永远也摆脱不了。

M国的天气晴朗。

周围的路人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,林清晏轻轻舒了一口气,摘下了一直戴着的口罩和鸭舌帽,白皙昳丽的小脸暴露在空气中,柔软的黑色短发稍显凌乱地垂在额前,形状好看但没什么血色的薄唇微抿,瘦削的下颔微微绷着。

尽管青年的神色疲倦,但并没有削减他的魅力。

反而多了几分脆弱感,让人看了很多保护欲。

漂亮精致的东方面孔出现在陌生的国度里,吸引了不少外国友人的注意力,甚至有人举起手机悄悄拍照,没有关的快门声在吵杂的人群里传入了林清晏的耳朵里。

他的脸色瞬间白了一个度,垂下眼眸快步往外面走去。

林清晏没有在机场停留多久,上了出租车直接去往提前预订好的酒店,看着车窗外的陌生街景,想到待会儿要见的人,青年没什么血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由心而发的浅笑,乌黑清澈的眸子里有几分期待。

XX五星级酒店——

M国傍晚的天气清爽,天边一抹落日晚霞。

清凉的微风吹拂而过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味。

身形高大面容俊美的男人走在酒店后花园鹅卵石道上,并肩而走的是一位身材略显娇小的青年,青年穿着宽松的白衬衫和黑色休闲裤,清秀俊俏的脸上噙着一抹愉悦的弧度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