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清晏坐在车上还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他有些拘谨,淡色的薄唇微微绷着,目视着前方的车流,眼珠子却在乱转着。

直到他的视线扫到坐在驾驶位的男人,唇角微抿似是笑了笑,但下一刻又是没什么表情的模样,他怀疑自己看花眼了。

顾斐提醒:“安全带。”

“啊?”林清晏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。

男人没再说话,下一刻便倾身过来,抬手握住了少年身旁的安全带,他微微垂眸,干脆利落地把安全带扣好。

两人挨得很近,从林清晏的角度看去,能近距离地看到男人线条优越的侧脸,还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干干净净的,并没有记忆中那股熟悉的木质雪松味。

下一秒,扣好安全带的男人便撤开了身子。

林清晏有些失落,他微微垂下眼眸。

但这种失落只持续了两秒钟,他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话梅糖,有些惊讶地看向拿着糖果的男人。

男人说,“要不要吃糖?”

这颗包装简单的话梅糖又是记忆中的模样,林清晏的心跳漏了半拍,怔了片刻才点点头,将那颗糖从男人手里拿了过来。

“谢谢。”

指尖从温热的掌心划过,留下了些许温度。

顾斐收回手的同时蜷了蜷手指,碰过刚才被少年触碰的掌心,随后若无其事地握着方向盘,发动车子缓缓前行。

林清晏盯着糖果看了一会儿,随后拆开包装将那颗颜色晶莹的话梅糖塞进了嘴里,舌尖裹着糖肉,酸酸甜甜的滋味在口腔里蔓延。

他一边吃着糖,一边用余光偷偷看着身旁专注开车的男人,在心里一寸一寸地描摹着男人的模样。

就像上辈子他临死的时候,仔仔细细地抚摸着男人脸上的每一寸肌肤,想像着他长什么模样,也许下辈子还能找到他。

如今虚幻的想象变得立体,林清晏想,男人的模样就应该跟眼前的人一样。

刚才他没有在这人身上闻到熟悉的味道,仔细想想也能解释,毕竟他上辈子遇到男人的时间是五年后,五年前的他还没有开始喷那种味道的男香也说不定。

至于话梅糖……现在已经很少人吃这种糖了,至少林清晏这些年来没有碰到一个人是吃这种糖的,除了他自己,再有的就是那个男人。

心中的猜想又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,少年嘴角忍不住翘起一抹浅浅的弧度。

正当他高兴得时候,突然听到后面传来细微的动静,扭头一看,刚才跟着上车的青年正大咧咧地坐在位置上,拆开包装将话梅糖丢进了嘴里,用力地咀嚼着,咬得嘎嘣脆。

林清晏:“……”

怎么现在开始流行怀旧复古风了么?

安喻三两下就把那颗糖吃完了,这才压制住了想哇哇尖叫的冲动,他刚才看到了什么!

这位爷竟然还主动帮人系安全带!

还给人糖吃!

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顾爷要开窍了?

注意到了前方少年的目光,安喻顿时来了兴致,他往林清晏身后凑了过来,上半身靠着林清晏的座椅靠背,脑袋搭在上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