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撞倒的温开水沿着桌面滴到地板上,林清晏连忙说不好意思,手忙脚乱地抽了纸巾去擦,低垂的眼眸掩盖住了其中的慌乱。

他勉强挤出一抹笑,“不好意思,我太不小心了。”

话音刚落,眼前便出现了一只修长有力的手,将倒在桌面上的玻璃水杯扶了起来,“没事,让我来吧。”清浅磁性的嗓音带着温和,像是有魔力一抹,抚平了林清晏内心的不安。

林清晏安静地看着顾斐有条不紊地收拾桌面。

坐在另一边的安喻还愣愣地举着手机,他刚才不就是对着这小朋友拍了张照片,怎么就被吓成这样了?比兔子还容易受惊?

“晏晏你没事儿吧?”安喻的反应很夸张,凑过来握住了少年的肩膀紧张地看着他,懊恼道:“你看咱俩长得像,我刚才就是想拍张你的照片发给我爸妈看,想问问他们有没有流落在外的儿子。”

“没事。”林清晏的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,他笑着解释道:“我就是不怎么喜欢拍照,刚才那么突然听到声音,只是有点不适应。”

“哦……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
顾斐沉默地看着他们,若有所思。

顾斐说,“安喻,把照片删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刚才林清晏都说了不喜欢拍照,安喻听话地把拍到的照片删了,啧…这小朋友还真挺上镜的。

服务员来上菜了,这段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。

大晚上的,顾斐点的都是一些清淡的菜,当然没有什么麻辣小兔头和猪脑花花,安喻也不敢有什么意见,生怕再多说一句话就被顾斐赶出去。

安喻热情地招呼着新认识的小朋友,“晏晏你多吃点,看你瘦得浑身没几两肉,这儿的菜可是全南城最好吃的,别跟喻哥客气啊。”

这豪迈的语气就跟请客的是他一样。

“来,这大鸡腿给你吃!”

“嗯,谢谢喻哥。”

顾斐:“……”

林清晏一天没吃东西也确实饿了,本来他还有些拘谨,但尝了一口菜之后便停不下来了,连那双漂亮的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秀珍斋的东西果然名不虚传,明明都是普普通通的菜色,吃起来的味道就是比别的地方好吃很多,看来贵也是有道理的。

与安喻豪迈的吃相不同,少年吃东西的动作很优雅,他低着头,纤长的眼睫低垂着,腮帮子微微鼓起,像只专注进食的小仓鼠。

吃到好吃的食物后,那张漂亮的小脸上还会流露出满足的笑意。

只是吃到喜欢的食物便满足了。

一直没怎么吃东西,全程都在默默观察着林清晏的顾斐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,用公筷夹了块肉质饱满的鸡翅放进了林清晏的碗里。

桌上那么多道菜,少年夹那盘鸡肉的次数是最多的。

顾斐:“吃。”

林清晏受宠若惊,急忙点头说谢谢,开始埋头啃鸡翅,当有人用那张没表情的冷淡脸给你夹菜还体贴地让你吃的时候,你也不敢不吃啊。

林清晏吃得津津有味。

顾斐看得极为满足。

被完全忽略的安二少爷看得啧啧称奇,今晚他真的长见识了,回去得跟他大哥吹一晚上。

安喻清清嗓子,“斐哥,人家也要吃鸡翅。”

顾斐像看傻子似的扫他一眼,“没有手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