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清晏怔怔地看着距离他很近的眼睛,男人的眼睛很好看,眼形狭长,扇形的双眼皮内窄外宽,搭配着高眉骨,非常英气且深邃。

当他认真看别人的时候,会显得格外深情。

比如现在。

林清晏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,赶紧慌忙移开了视线,低垂着眼眸强装镇定道:“顾先生,我自己找地方住就行了……怎么好意思麻烦你。”

顾斐看着少年轻颤着的纤长眼睫,略微思考几秒钟,然后说不麻烦,“时间也不早了,先跟我回去,明天再做打算。”顿了顿,他又用询问的语气说:“好吗?”

顾爷只习惯给别人下命令,很少用这种商量的语气跟人说话。

林清晏最终还是犹豫地点了点头,他根本没办法拒绝男人用这种语气和嗓音跟他说话,如果住在顾斐家里,就有更多的机会来证实他的身份了。

他下意识地相信,这个男人是不会伤害他的。

再加上他是真的穷,兜里连一百块都没有,如果不跟顾斐回去的话,就真的要流落街头了,所以这是最好的选择。

两人并肩往外面走去,走着走着,林清晏突然感觉忘记了什么,猛地停下了脚步,“对了顾先生,喻哥还在洗手间没出来,我们不等他吗?”

闻言,男人抿了抿唇,似是有些不悦,少年是同时认识他跟安喻的,称呼安喻是亲切的喻哥,而喊他则是客气的顾先生。

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

“安喻不跟我们一起。”

“哦……这样啊。”

林清晏还有些迟疑,顾斐便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腕,带着人往外面走,手里触碰的皮肤柔软细腻,他不由握紧了些。

林清晏的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,怔怔地看着被男人握住的手腕,掌心温热的温度传递过来,把耳尖都染成了粉红色。

他很快就把安喻的事情抛诸脑后了。

另一边,被遗忘的安喻兴冲冲地从洗手间里出来,站在空荡荡的包厢里,茫然四顾,“奇了怪了,人都跑哪儿去了,斐哥?晏晏?”

就在这时候,揣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,他掏出手机一看,顾斐发了两条微信过来,一个两百块钱的红包,还有一句话:先走了,你自己打车回家。

安喻:???!

卧槽,不带这么玩儿的啊!

还两百块,顾爷为何如此之抠。

林清晏坐在副驾驶座上,看着顾斐的手机在不停地震动着,一条条语音消息弹了出来,都是安喻发过来的。

而顾斐只是扫了一眼,然后淡定地摁灭了手机屏幕,发动车子缓缓开到公路上,融入了夜色的车流里。

车厢里很安静,两人都没有说话,顾斐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林清晏的性子也比较安静内敛且慢热。

林清晏从小就是个很乖的孩子,以前家里的亲戚都夸他很乖巧懂事,但大家都更喜欢活泼顽皮的弟弟,他好像一直都不讨人喜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