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清晏有些走神地跟在顾斐身后,他心里很混乱,想的事情很多,以至于在拐弯的时候撞到了一根柱子上,发出沉闷的“咚”一声。

“……”

等顾斐回头的时候,就看见林清晏站在柱子前,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,有些呆愣地眨了眨眼睛,然后微微蹙了蹙眉。

虽然他感觉不到疼,但还是要面子的。

周围路过的行人发出的嘲笑声他都听到了,笑那么大声,真的吵到他耳朵了。

顾斐却以为林清晏是疼得皱眉,他快步走到少年身边,“疼吗?”说着,他将少年捂着额头的手拿开,立刻就看到了那白皙的皮肤上有一道明显的红印,还微微肿了。

顾斐:“……”

他又惊又跟看热闹的路人一样觉得好笑,怎么好好走个路还能往柱子上撞去,最终还是抿了抿唇绷住了,他问:“疼不疼?”

“没事,咱们走吧。”

林清晏心里臊的慌,简直社死现场,想找个地洞钻进去,他说完就拉着男人的手腕快步往前面走,等走远了才松了一口气。

然后不经意就瞥到了他还握着顾斐的手腕,立刻条件反射般松开了。

顾斐没说话,目光从自己的手腕转移到林清晏的脸上,有些意味不明的眼神,看得林清晏说话又结巴了,“嗯那个,咱们现在回……回去吗?”

顾斐嗯了一声,很自然地握住了少年纤细的手腕,带着他往电梯的方向走去,在少年身体僵硬的同时,开口解释:“为了防止你再迷糊撞柱子。”

林清晏:“……”

不知道是不是他幻听了,竟然从男人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笑意,并且是嘲笑的笑。

距离电梯还有一段距离,毫无疑问又有很多行人将惊艳和好奇的目光投向了这两人,林清晏下意识想低头,躲避这些目光。

就像有一层透明的罩子将他笼罩在其中,虽然不会窒息,但很闷,闷得心里发慌。

然而,一道带着安抚的嗓音在这时候传进了他的耳朵里:“别怕。”同时他的手腕也被人握得更牢,温热的掌心仿佛在通过皮肤的接触向他传递能量。

顾斐说:“有我在,别怕,抬起头来。”

明明是那么平淡的语气,林清晏却觉得内心像有一团火在燃烧着,滚烫得厉害,瞬间就将笼罩在他身上的那层罩子给烧得灰飞烟灭了。

他竟真的抬起了头,挺直了腰杆,甚至迎上了路人打量的目光,没有一丝的畏惧和不安,那位路人甚至还冲他露出一抹笑,纯粹是善意的笑。

等从电梯上下来,坐进副驾驶的位置,林清晏还处于一种沉思的状态,一直没有说话。

顾斐扫他一眼,少年额头上被撞出来的包好像更肿了,昨晚手臂上的淤青还没消,现在又撞了个包,这小孩儿还真是……

汽车慢慢驶出停车场,林清晏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城市夜景,漂亮的霓虹灯透过挡风玻璃映在了少年的眼眸里。

他看着旁边专注开车的男人,清澈的眼睛愈发明亮,其实也没什么的,不是吗?

为什么要害怕呢。

上天给了他重生的机会,他不能辜负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