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辆豪车停在了高档的西餐厅门外,从车上下来两个人,身材更为高大的英俊男人绷着一张没表情的脸。

矮了半个头的清瘦少年跟在身侧,不时用余光偷偷观察男人的神色,他感觉刚才的回答没毛病,但顾爷好像对这个答案不满意。

两人在服务员的指引下坐在了安静的位置上,顾斐看着菜单,脑海里又自动浮现了少年刚才在车里说的话,特别真诚的一句话:

“您对我很好,就像长辈一样关心照顾我,我爸妈都没对我这么好。”

……敢情这小孩儿把他当爸爸了。

顾斐当时就没有再说一句话。

林清晏又忍不住偷偷往顾斐那边看,忍了忍还是没忍住,弱弱地小声问了出来:“斐哥,你是不是不高兴啊?”

“没有。”顾斐看着对面的人,紧张的情绪就写在那张白净的脸上,一双漂亮的眼睛紧紧盯着他看,他不免在心里叹息,不过是一句话,跟个小孩儿计较什么。

男人的脸色缓和了下来,脸上的表情跟之前没什么差别,反正都是没表情,只是语气没那么冷硬了,“别想太多,看看想吃什么,都可以点。”

林清晏松了口气,“嗯!”

这家西餐厅的菜品做得都很好吃,林清晏便没有心思想别的了,开始专心干饭。

过了几分钟,店里又进来了别的客人,林清晏坐的位置是面对大门的,他不经意往进来的客人那边一瞥,下一刻他的瞳孔便猛地收缩了一下,手里的动作顿住了。

“二位这边请。”

服务员指引着两位进来的客人,一位是穿着昂贵衬衣西裤,模样英俊的看起来很温柔的年轻男人,另一位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儿。

那两人就坐在了林清晏和顾斐旁边的侧对面的餐桌,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,年轻男人的视线正好停留在了少年身上,炙热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过。

那双眼睛里写着很多情绪,激动的惊喜的后悔的懊恼的疑惑的,但更多的还是溢于言表的激动与惊喜。

不过这些林清晏都没看到。

他早就垂下了眼眸,握着刀叉继续切着面前的牛排,白皙的手背上青筋微微凸起,努力将各种情绪都掩藏在了心底。

但林清晏手上的力道却加重了些,那块鲜嫩多汁的牛排就跟他作对似的,怎么也切不好,显示出他内心的急躁不安。

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温言。

那个他上辈子喜欢了两年的男人,那个让他体会到了被人在乎的滋味,将他捧上了云端,却面带着温柔的笑意,毫不留情将他摔进谷底的男人。

即使重活了一回,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,林清晏心里乱糟糟,直到有温热的触感覆盖在了他的掌心,是顾斐握住了他的手。

耳边响起男人清冷磁性的嗓音:“这块牛排怎么得罪你了,别折磨它了。”说着,男人便把自己面前的,切得整齐漂亮的牛排跟林清晏的调换了。

“吃吧。”

林清晏知道他的这些反应逃不过顾斐的眼睛,这个男人很细心,肯定看出来他的不正常跟刚进来的温言有关,但他什么也不能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