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解释解释?”林之侽上下打量她,愤怒了。倒不是因为舒听澜跟别人睡了,而是因为对方是卓禹安,她们三人相处过几次,她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,这对她情感博主的专业能力是个致命打击。

“就是你看到的那样。”舒听澜也放弃解释了。

“所以,你所说的睡友就是他?”

“是的。”她如实回答。

林之侽听完她的回答更生气了

“舒听澜,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?”林之侽恨铁不成钢。

“我当初以为就一次,所以没跟你说。我也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,你要觉得他不行,那我以后不让他来就是了。”舒听澜在这方面,绝对相信林之侽看人的能力,林之侽要是觉得卓禹安不行,那就是真的不行。

林之侽气吐血

“我是说你脑子进水了,这样优质的男人,你不发展成男朋友,反而发展成了睡友?你的小脑袋瓜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。”

舒听澜刚想开口辩解几句,

“你闭嘴!”林之侽懒得再听。终于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,眼角余光开始寻找卓禹安的身影,结果...见到卓禹安正在厨房的背影,她再度震惊,结结巴巴地问舒听澜

“他...他在干嘛?”

“做早餐啊,他厨艺不错。”

林之侽再次想爆出口,忍住了。因为卓禹安已从厨房出来,喊她们

“吃早餐。”

林之侽立即换了一副面孔,笑容和煦走向厨房,身后跟着耸拉着脑袋像做错事的舒听澜。林之侽是人精,眼下舒听澜与卓禹安的关系已然如此,她便也不再追问,

看卓禹安娴熟地给舒听澜倒热牛奶,递三明治,忽然想起之前在卓远的员工食堂还有昨天的餐厅,卓禹安第一时间都是给舒听澜倒水,只是舒听澜转手递给了她而已。

原来早有端倪!

她一边喝着牛奶啃着三明治,一边上下打量卓禹安与舒听澜,诡异地笑着。

“卓总,一会儿我搭你车去卓远科技呗。”她主动要求。

卓禹安没回答,算是默认。

吃完早餐,舒听澜趁林之侽去化妆换衣服的间隙对卓禹安道

“抱歉,我不知道侽侽来,她说什么你别放在心上,她没有恶意的。”

“嗯,她说什么了吗?”卓禹安淡淡看着她。

“没有,不过她的侽言侽语有时候语不惊人死不休。”舒听澜提前给卓禹安打预防针,林之侽的话仅代表林之侽个人的看法,与她无关。

“你很在意她?”卓禹安问。

“当然,不是亲人胜似亲人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等下先送你去律所。”

三人出门,先送舒听澜到律所,隔着一条马路把她放下,卓禹安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厦的旋转门内时,才关上车窗。

林之侽一脸笑意看着卓禹安,试探地问

“卓总爱惨了我家舒听澜吧?”

卓禹安没理会她,把她当成空气,转着方向盘专注地开车,一副闲人勿扰的冷漠样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