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她们两个小区中间的十字路口,卓禹安停下车,林之侽会意,默默下车不当电灯泡,她现在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,为她们打掩护,转移众人视线。

舒听澜真是后知后觉,下了车才忽然发现林之侽不在

“侽侽呢?”她刚才正专注地在手机办公软件上设置工作流程,以为停车是因为红绿灯。

卓禹安笑,拿过她手机锁屏,放入她包里

“现在是下班时间,项目还没开始,先好好休息。”

回到家,照旧是卓禹安去做饭,舒听澜偶尔打个下手,奇怪的关系,奇怪的相处模式,两人倒也习惯了。

吃完饭,两人继续窝在沙发上看无聊的法制节目。手机响时,舒听澜接了,是医院打来的。

“舒小姐,这个月的缴费账单上周就发到您邮箱了,明天是缴费最后期限,我怕您没看到邮件,所以电话提醒一下,千万别忘了。”

“好的,我马上看。”

她最近忙,确实忘了查看个人的邮箱。很长的账单,每一天,每一个时间段,用的每一个药,每一次的护理,都列得清清楚楚。

当然,最后账单的总金额也写得非常清楚。

交完医院的账单,再加上房贷,银行卡上的金额只剩了个位数。她这半年在律所,没有接项目,只拿基本工资,一直在透支之前的积蓄,这个月,积蓄正式清零,而离下次发工资,还有将近20天。20天....很短也很长。

其实医院那边有给过建议,她母亲可以转到收费低一些的公立医院,每个月至少能节省一半的费用。可是她舍不得,倾其所能,她要给母亲最好的条件。

她转完账,看着几近归零的手机账户有些愣怔。

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卓禹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吓了她一跳。刚才接完电话,沉浸在那个思绪里,完全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人。

她急忙关闭手机页面,摇头

“不用,你已经帮我很多了。”

他每天做早餐晚餐,已经帮了很大的忙,她不至于饿肚子。

这一晚,卓禹安只是从身后抱着她睡,并没有动她,这是两人睡一起以来,除了她生理期以外,他唯一没碰她的一晚。

深夜里,舒听澜睡不着,很多事浮上心头,很压抑。

银行卡里个位数的存款;

工作的进展;

母亲的病;

每一座都如大山压着她。她轻轻掰开卓禹安环着她的手,想下床透透气。但卓禹安收紧了手臂,在她耳边轻声道

“舒听澜,跟我讲讲你高中毕业后的事吧。”

如一道闪电,劈开黑墨一样的天空,惊雷打在她心上。她全身僵硬,摇头。不想说,也没什么可说的。

“卓禹安,你如果觉得可以,我们便维持现在的关系。不要问,更不要做任何事。”她不想让自己的家事弄得天下皆知,更不想打破得之不易的平静生活,所以她的语气是严厉的,像冰锥,又冷又戳心。

她就是这么一个人,看着温和没脾气,实际是因为不关心无所谓,真正在意的东西,比谁都锋利。

卓禹安闻言,默默松开了她,下床似乎是去外边喝水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