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听澜知道他生气了,没有人能忍受她的冰冷以及无趣。卓禹安迟早也会厌倦她的身体而对她失去耐心。

她只希望到时候,不要因为关系的破裂而影响合作,但想来他这样公私分明的人,应当不会。

隐隐约约听到客厅里传来卓禹安打电话的声音,听不真切,她也无意听。

是王岩打来的,语气惊讶

“怎么回事?消息传到总部了,说你要结婚?对方是林之侽。”

卓禹安沉默没回答,事实上,接通电话,他就一直没说话。。

“不会是真的吧?我才刚出国...什么情况!”

卓禹安依然沉默。

“不方便接电话?打扰到你了吗?”王岩一拍脑门恍然大悟,现在国内是深夜,他不会打扰到什么好事吧。

卓禹安终于出声:

“还有事吗?”

“没事了,不过jane也知道你的绯闻,你要不要跟她说一声?”

“不必,jane的智商比你高。”

“卓总,什么意思?”王岩觉得有被内涵到。

卓禹安心情稍稍好转一点,继续沉默不说话,心情不好,不想开口。

王岩在最后挂电话前又说了一句

“对了,jane说今年春节会回国工作一阵子,协助你并购一事。”

“好,她跟我说了,我来安排。”提到jane,卓禹安总算没那么沉默了。

末了,王岩还是不死心,又追问:

“远,你跟林之侽到底是不是真的?总不会空穴来风吧?”

回应他的是卓禹安毫不留情挂断电话的声音。

舒听澜迷糊中知道卓禹安回来了,整个人被他揽进怀里,意识模糊地想这人怎么还没走?他没有家吗?

那天之后,舒听澜有一阵子不见卓禹安,张律师透露卓远科技年底有新产品要上市,在最后的检测阶段,所以他与王岩都去国外的总公司盯梢。

舒听澜没有打探太多,因为并购的工作正式开始,目标公司胜普瑞智能已召开启动仪式,律所,审计,评估等中介机构都开始陆续进场,舒听澜作为律所的一员,每天忙得脚不离地。

肖主任作为项目负责人,除了带周铭,舒听澜与嘉佳之外,又带了三位资深律师参与进来,大家各司其职,都有具体负责的领域,唯独舒听澜没有具体的指派。她更像是肖主任的助理,负责帮忙统筹,联络,哪里需要就去哪里,经常一个通宵一个通宵地熬。

周铭说:

“这是肖主任培养你,整个项目的统筹交错复杂,你若是能把所有事项,时间节奏都安排妥当,成长飞速,下次可以直接独立接项目了。”

舒听澜不傻,肖主任虽不多言,又严厉,但一直在手把手带她,这半个月的工作,学习到的东西,比之前半年都多。

胜普瑞智能的总部在森洲市,还有几个分公司在隔壁市,肖主任与舒听澜主要在总部坐镇,周铭带着嘉佳,还有另外三位律师,进驻其它市负责,每晚由舒听澜牵头开进度会议,开完,她再写总结报告发给卓远的张律师。

都说是女神节,那就祝各位女神节日快乐今日宜偏爱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