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有喜欢的人,不劳您费心了。”卓禹安本想一句话断了母亲再安排相亲的念头。

谁料,她刚才平复下去的情绪,又瞬间涨了上来,尖着嗓子厉声问:

“喜欢谁?今晚把你相亲搅黄了的那个jane吗?这个女孩我第一个不同意,谈谈恋爱行,但嫁入卓家绝对不行。据我所知,她是单亲家庭吧?”

卓禹安脸色忽变:“你去查过jane?先不论我与她只是好朋友的关系,即便真谈恋爱,你们有什么资格去查别人隐私?”

程知敏并不觉查别人是个事儿:“查一下有什么关系?我要对你的交友状态负责。你在公司里,跟那个叫林什么侽的传绯闻,妈妈看过她照片,一看就不是你喜欢的类型,这种你跟她玩玩,妈妈不会干涉的。”

连林之侽都查过?卓禹安不禁后背发凉,声音奇冷,毫无感情:

“你还查过谁?”

他的目光如冰窖一般看着程知敏,使得程知敏有刹那心虚。加上旁边的卓闳亦是冷眼看她,嫌她话多,查他来往的女孩本就不是光彩的事,她倒好,全抖露出来。

程知敏定了定神,放缓口气:

“没查过了,你也没有别的感情不是吗?妈妈也是为你好,为了卓家好。你要知道,你的另一半直接关乎到卓家至少四代人,从你爷爷到你将来的孩子,所以一点都错不得。孙家媳妇的事儿就是一个警醒。”

卓禹安原想再与母亲沟通,但忽然觉得无法沟通。母亲出生在大家庭,从小门第观念深厚,加上嫁入卓家,一切以卓家的利益为出发,阶层的观念是融入她骨血的东西。

卓禹安在高中时便意识到这一点,所以高中毕业后,选择出国读大学,选择出国创业,为的就是摆脱家族的束缚。只是没想到,在他有了成绩,有了足够能力之后,母亲与父亲还想妄图规划他的人生。

他冷笑:“妈,停止你们可笑的行为,我的事,你们不要再插手。现在不是请求你,而是要求。这是我的红线,你们不能碰。”

该强势时强势,与父母亦是如此,学业、择业、他从未妥协过,感情更不会。

程知敏:“从小到大,我跟你爸何曾约束过你?你不能活得这样自私,只顾着自己好受。现在只是让你相个亲,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吗?”

“我该说的都说了。”留下这句话,他便甩门而出。

晚上陪老爷子沿着胡同外的城墙跟散步。老爷子穿着普通,为人低调,但自然而然有一股威严的气质,让人心生敬畏。

卓禹安一路没说话,晚上与母亲的吵架,想必早已经传到老爷子这了。

祖孙二人走了好一会,老爷子才开口

“有喜欢的人?”他一针见血。

“嗯。”

老爷子顿下脚步,看了一眼他,不知喜怒道:

“带回家来见见。”

“等时机成熟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