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舒听澜,给我离林之侽远一点。”

林之侽昨晚发酒疯,在朋友圈更新了十几条视频,把两人丑态毕露的样子展露无余,底下有几位大学舍友的评论,一排排问号与感叹号。真是妖孽,舒听澜的形象,被林之侽毁尽了。程晨若不是隔着千里的距离,恐怕要暴揍林之侽。

两个好友,林之侽负责让她放纵,程晨负责把她拉回来,她在中间随波逐流。

林之侽被舒听澜叫起床,马上要迟到了,顾不得回家换衣服,便穿了舒听澜的衣服出门。两人挤地铁。

“怎么不开车。”舒听澜问。

“我最近在卓远科技坐班,那里停车费死贵死贵,还不好找车位,不如地铁方便。”

“怎么跑去卓远科技坐班了?”舒听澜想,卓远科技还真是阴魂不散,全世界都要围绕着它转啊。

“她们人力资源部在做明年的人才规划,让我浸入式参与,了解她们的需求,明年好招聘。其实,她们是想挖我过去做招聘经理。”

“你怎么考虑的?”

“当然拒绝。当初我的微信是卓禹安推荐给他们人力资源总监的,导致她们误会我跟卓禹安关系匪浅,你也知道,我这狐狸精的长相,很容易让人误会。”

舒听澜???倒也不必这么说实话。

林之侽坦荡也自信,这一番话惹得一旁同乘地铁的小哥频频看她,她则朝小哥挑眉一笑,继续说道:

“尤其是上回,在卓远科技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卓禹安,我还上前套了个近乎聊了几句,人资部已认定我是卓总的关系户。”

舒听澜听着,林之侽做什么她都不觉得奇怪。

“不过差点丢人了,我以为他跟程晨很熟,你不是说过,他最好的哥们陆阔在追程晨吗?我当时自我介绍,我是程晨的好朋友林之侽时,他愣了一下,明显不记得程晨是谁。好在他修养好,很绅士地回应了我的招呼。”

这个男人是挺绅士的,不管在哪方面。

两人到了换乘站分开,林之侽去卓远科技,舒听澜回律所。

不过舒听澜没有想到,她很快也被肖主任打发到卓远科技来了。

到卓远科技送报告,送报告是借口,肖主任真正的意图是让舒听澜打前阵,至少在正式招标前,每天去卓远科技报道混个脸熟,也探听探听其它律所的动向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。

舒听澜想起昨晚朝卓禹安乱发脾气,确实是她的问题,卓禹安并没有错,正好借此机会,顺便道个谦。

她给他发微信

“你在公司吗?我想见你一面。”

对方一直没回,直到中午时才回

“公事还是私事?公事找助理预约。”语气冰冷,看来是真生气了。

“有公事,也有私事。”舒听澜如实回。公事提交风险报告,私事道歉。

“私事不在公司谈,晚上再说。公事找助理约时间。”

舒听澜气厥,找助理约什么约?这个男人是故意为难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