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说精气神,当然是李安娜的精气神最好了,年前就跟卓远总代理的王总约好,今天下午去签合同。微信里又有听鲸金融太子爷陆阔的微信,春节期间,她特意给陆阔发了拜年短信,陆阔回复说,过完年会来蓝山律所拜访,这也是囊中之物。

舒听澜经过了闹哄哄的一个上午,下午开始也整理好心情开始投入工作,邮箱里有不少邮件需要处理。

心刚静下来,那边卓远总代理的王总来找李安娜签合同了。一听到卓远这两个字,就头疼,偏偏小新看到李安娜志得意满的样子很是生气,悄声说

:“卓总是不是有点过份,这么大一份合同给外人做,也不给你?”虽说那个总代理不是卓远科技的公司,但也就是卓总一句话的事,就这么拱手让给别人。

舒律师投来一记冷眼:“别在我面前提他。”很烦。

“你们吵架了?”小新八卦心上来,很少见舒律师在工作场合有这样小女人的姿态。

“你很闲?”

小新刚觉得舒律师有点小女人的可爱,立马又原形毕露了。

“不闲,不闲,好忙的。”急忙回自己座位工作,免得又被分配任务。

快下班时,舒听澜接到卓禹安微信

“我来接你。”

舒听澜冷冷回复:“不用。”

心想,接什么接,你就继续夜不归宿好了。

卓禹安也是好冤,出于兄弟情谊,才把程晨要结婚的消息告知陆阔,没想到把听澜得罪了,还跟他玩起冷战。

并非故意夜不归宿,陆阔那家伙从栖宁回来之后,就丢了魂一样找他喝酒,他不能不理他。

陆阔一向藏不住事,这次却出乎意料,前所未有的沉默,也不说具体发生了什么,就是不说话,喝闷酒。

卓禹安怕他醉死,所以才不得不陪着,等他消停了才敢回家。

其实呢,陆阔不是藏得住事的人,只是这次有点鄙视自己的懦弱,太怂了,所以不想说。当时听卓禹安说程晨要结婚了,他脑子一热就跑到栖宁去了,去的时候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,就是觉得你不能这样悄无声息地结婚,没有我的同意,你怎么能结婚呢?

他虽然吊儿郎当,对谁都热情有加,但这么多年没有正经谈过恋爱,不是因为花心,而是再没有遇到过像程晨那样,让他怦然心动的人。

去的时候,他有一瞬间的冲动,想着见到程晨,要把她抢回来,深信她还是爱他的,她不是为了他来森洲创业吗?不是跟他表白过吗?

内心里依然有那么一份自信,自信只要自己勾勾手指头,程晨必然会回来。

所以他守在她家门前等着,等到很晚,终于见她的车从小巷子里开进来,停在门前,在暗处的他正准备叫她,赫然发现驾驶座上是一个高大的男人,她坐在副驾。

本来已经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,驾驶座上高大的男人一把扯过她,两人在光线暗淡的车内,吻得难舍难分。

整个世界都是漆黑一片,唯有车内的光线刺眼,如同早年前的画质不清的电影慢镜头,陆阔整个人淹没在黑暗之中,无意探究别人隐私,却又不可控制看着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