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阔是典型的纨绔子弟,吃喝玩乐样样在行,对朋友也算仗义,既然要给听澜撑场面,那自然要把场面功夫做足了。

舒听澜正上班呢,忽觉办公室有异动,抬头往外看,便看到了一身西装革履,人模狗样的陆阔站在办公室门边看他,他平时只穿休闲服,把自己衬托得很慵懒散漫,此时忽然西装笔挺,头发甚至还用发胶固定住,本来就长得帅,现在把脸啊,五官露出了,便更帅了,整个人看起来,竟有几分卓禹安的精英模样。

这很不像他,舒听澜忍不住笑了。这才发现,陆阔旁边还跟着蓝萧山。原来他刚才来律所,直接先去找的蓝萧山,要请蓝萧山吃饭。

对于听鲸金融的太子爷,蓝萧山从女朋友那也听过不少消息,以前是很不着调的主儿,这两年才安稳下来,每天老老实实去听鲸金融上班,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,听鲸金融的未来接班人非他莫属。

他主动上门请吃饭,蓝萧山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,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他刚在办公室看完李安娜发来的痛斥舒听澜的邮件,作为律所的负责人,内部矛盾他见得多了,看完也不在意,心里反而对李安娜又扣了一分,没有大局观,太锱铢必较,这样的人,很难胜任管理的岗位。。

邮件的主要人物便是这位太子爷,所以想着,他上门来,到底是找李安娜还是找舒听澜?他也有一丝好奇。

舒听澜看陆阔人模狗样的,就忍不住总想笑,陆阔演技不错,把自己太子爷的高贵冷漠的气质拿捏得死死的,完全没有平日的吊儿郎当。

李安娜也见陆阔进来了,急忙站起来相迎。

只见陆阔看也没看她一眼,反而朝着舒听澜熟稔地招呼到:“舒听澜,傻了是不是?这就是你迎接老同学的态度?”

老!同!学!

三个字清清楚楚传递至办公室里每个角落,今天在办公室的律师都听得清清楚楚。舒听澜和陆阔是老同学?

李安娜的脸色变了变,有点发白。

像是知道大家的疑惑,陆阔解释

:“我和你们舒律师不仅是高中同学,还是关系很好的老朋友。她初来乍到,为了感谢大家对她的照顾,今天我请大家赏脸吃饭,还有你们蓝律师也会一起去。”

浮夸的人做事总是这么浮夸!

舒听澜给他打电话让他来,本是想着跟蓝萧山解释一下即可,结果他倒好,大张旗鼓要请所有组员吃饭,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奸情一眼,神经病嘛这事。

陆阔的眼神告诉她,我们之间就是有不可告人的“奸情”,他这事要是没办好,那个真正跟她有奸情的人又不知要怎么小题大做弄死他了。

陆阔这都是为了谁啊,你以为我愿意跟你们这群人吃饭?自降身份!

李安娜的脸色更不好看了,也不顾给不给面子,直接拒绝

:“抱歉,我约了客户开会,恐怕没法去。”说完自顾坐回办公桌了。这次面子都丢尽了,想起从年会到春节之后,自己为了陆阔而患得患失,时喜时杯的心情,简直是个笑话,尤其是昨天到今天,在舒听澜面前说的话,更是自取其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