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向洒脱且自信的林之侽,从来没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在一个男人身上栽倒两次。第一次是被小三,当时傅慎逸与她前妻只是签了离婚协议并未正式离婚,她莫名其妙被卷入小三风波,为此丢了在网上情感博主的事业,更丢了与舒听澜多年来的友谊。

她尝试过放弃这段感情,逃到远方荒漠去散心,回来之后,发现依然放不下他,而他也正式办理了离婚,她便与他重新在一起。

其实刚在一起时,傅慎逸也是一穷二白,因为为了能尽快离婚,他选择净身出户,把在华桉市的所有资产包括现金都给了前妻乔臻,而那时他刚来森洲,刚入职卓远科技,还未站稳脚跟。这几年以来,在没有买那栋别墅之前,他们就一直蜗居在她的家里。

她是一个洒脱而积极乐观的人,两人在一起之后,她便抛开过往的一切不愉快,认认真真与他在一起,哪曾想过,她会栽倒第二次,而这第二次,她竟然连摊牌的勇气都没有了,像个鸵鸟躲起来,甚至没有问过,对方那个女人是谁。

她林之侽,怎么会活得这样窝囊?

那晚的电话里,女人的呻.吟声像是一道魔咒,紧紧箍住她的头,想起里就疼痛不已。从医院出来之后,不想回家,也不想回自己的工作室,就在马路边上,茫无目的地逛着。

结婚之前,她的父母是强烈反对她嫁给傅慎逸的,她是独生女,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之中无忧无虑地长大。

爸爸说:“我比你了解男人,他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你自己想清楚以后能接受吗?”

她自信地回答:“他和前妻不是出轨,他是签了离婚协议很久之后,才认识我的。而且是他前妻有错在先,他还讲情义,选择净身出户,可见是个值得托付的人。”

她妈妈说:“你爸说得对,有些男人的劣根性改变不了。原来看你整天不着调,三天两头换男朋友,我们担心,现在这么死心塌地,我们更担心。以后有你苦吃,你这看男人的眼光不行,听妈妈的话,谈一谈朋友可以,别结婚。”

她当时还笑:“妈妈,不是你说的吗,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。况且我眼光多好,傅慎逸长得多帅?工作也好,上市公司ceo,配你们女儿绰绰有余。”

父母气得连他们婚礼都没参加。

她作为情感咨询师,真的看过太多太多这种案例了,她一直自信地以为自己不会遇到,如果遇到了,也会洒脱地当断则断,绝不含糊。

可真到这一步,她才知道有多疼,她又那么好面子的一个人,不屑跟人说,她林之侽竟然会在感情的路上栽跟头,简直是她事业的滑铁卢。

手里的手机又在嗡嗡作响,她看了一眼是傅慎逸的,她便挂了,不想接。过了几分钟,他的微信消息传来

:“侽侽,我晚上回森洲。”

一句话,让她心里五味杂陈,她明知道答案,但还是残存着一点希望,希望他告诉她都是一场误会。

又或者,她此时歇斯底里想知道,他跟那个女人是怎么认识的?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?怎么开始的?上过几次床了?是肉体的需要,还是也付出了感情?

停!

好卑微啊林之侽,你怎么变成了这样?

要出轨也应该是她出轨,要甩了他,也是她先甩,还轮不到他。

路过的市中心旁边是一家夜店,她想也未想就一头扎进去,把波浪一般的长发散开,凭添了一份妩媚与娇艳,她与陌生人喝酒,与陌生人玩骰子,添加微信,跳进舞池,与帅气的男人身体贴着身体热舞,玩疯了。

以前常来的,只是婚后,自己收敛了不少。

“去他妈的,姐还是女王!”

精疲力尽从夜店出来,虽喝得有些多,但还是清醒的,有刚才加了微信的男人要送她回家,目光暧昧,想做什么,一目了然;也有刚才贴身跳舞的男人,想过来扶着她装绅士要送她回家;也有几位年龄比她小几岁的女孩,特意过来问她,是否要帮她叫车,送她回家。

恶意,善意都在同一时间释放给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