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阔就是有这种本事,再焦虑再紧张的气氛,他都能三言两语给你消除了。就像你在谈生命安全的问题,他会忽然对着车内镜子说,自己今天的发型没弄好不够帅气等等。

又说:“你们是瞎担心,那个易木旸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。还有听澜的安全,拜托,你挣那么多钱是做什么的?多请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随身跟着,还能出什么事。孩子们回到京城,住在机关大院里,一只苍蝇飞进去都要被警卫打死,安全得要命,你们担什么心。”

舒听澜今天一天受到的冲击太大了,脑子一直像被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里,无法冷静思考,但听陆阔毫无逻辑的东拉西扯的话,她的心渐渐平静下来,已然如此,积极面对就是,这是她一向的行事作风。

卓禹安始终是沉稳的,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,他已想好各种应对的政策了。他知道易木旸对听澜还有孩子们的重要性,在他不在的日子,在听澜最困难的时候,是易木旸在陪伴,所以这份恩情,他不会忘。

以前陆阔说他是圣人,面对情敌竟然能如此大度,以前他不理解,直到今天看到邵晖,一通视频会议下来,他看到邵晖身上的正气,阳刚,尽职尽责等等优秀的品质,他竟也没有任何嫉恨的意思。

大约就是竞争对手太优秀,他觉得值得,不丢份。

等红灯时,他忍不住回头看了听澜一眼

:“听澜?”

“什么事?”舒听澜见他一本正经地叫她,以为是想到什么关键的信息。

陆阔确实很认真地看着她问

:“你要说实话,是我帅还是那个叫邵晖的帅?”他是真心请教的,当然,内心笃定当然是自己帅。

舒听澜???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?

“你快说,你见过邵晖本人不是吗?”

卓禹安对陆阔的天马行空已经习以为常,他一向如此,是那种高兴起来,能带着宠物去开董事会的人。看似不靠谱,但是你不管交给他做的任何事,他都能保证给完美地完成。

看着陆阔殷切的眼神,舒听澜看了一眼旁边的卓禹安,回复道:“都没有我老公帅!”

虽然现在不是这个气氛,但是卓禹安听到她的回答,还是忍不住有点开心,伸手握住她放在膝盖上的手。

她的手还是冰凉的。

“富女士那边,你也找几个人暗中帮忙看着吧,幹安的人也有可能会去找她。”

“我知道,马上安排。”

不敢有太多耽搁,他们又去孩子们的幼儿园提前把孩子接回家,跟幼儿园老师请了假,不知要什么时候能回来。

给孩子们收拾行李时,孩子们特别开心,因为能回京见爷爷奶奶了。彼时,孩子们并不知道是要跟爸爸妈妈分开的,以为是像春节那样,一家人回去住几天。

舒听澜背过身,偷偷抹眼泪,就是感觉很多不起孩子们,跟着她东奔西跑,从h市到森洲,现在又到京城,换一个完全陌生的生活环境,妈妈又不在身边,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适应?

卓禹安抱了抱她,还是那句话:“听澜,你可以陪孩子们回京城。”

她沉默摇头,卓禹安便也没再坚持,因为知道她的性格,如果放任易木旸的事情不管,会在她心里留下一辈子的阴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