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抱着洗漱包出来,陆阔倚在门边,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,目光灼灼看着她。

“让一下,我出去。”她低头不敢抬头看他,怕自己又沦陷。

陆阔也没有为难她,往右边靠了一下,结果阮阮也往右边走,差点撞上。

两人又同时往左边让了一下,结果又差点撞上。

“你”阮阮愠怒,以为他是故意的,拦着她做什么?

她一抬头,陆阔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,不往左也不往右,而是往后退了两步,看着她毕恭毕敬:“顾老师,您请。”

给阮阮让出了一条道,样子绅士里又带着一股欠揍的样子。

阮阮抱着洗漱包低着头,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主卧。

之后相安无事,各睡各的,直到夜里,阮阮被渴醒。晚餐的腊排她吃得不多,但还是太咸了,渴得不行,只好起来,轻手轻脚去厨房的吧台倒水喝,深怕吵到陆阔。

结果,刚拐了弯,就见厨房吧台上悬着一盏暖黄的灯,陆阔穿着浅色的长衣长裤站在底下,也在喝水。

他的身材高挑,穿着浅色衣裤,整个人仿佛融进暖黄的灯光里,他喝完水,转头便看到了她,笑了:“你也渴?”

阮阮点头,走了过去。

“等等,水还没开。”

阮阮便安静站在一旁看着加热器上的温度显示,从30度慢慢往上跳,陆阔就站在她的身旁,两人都没有说话,空气里安静得出奇,只有很轻的水动的声音,以及衣角

碰触时,她听到自己轻微的心跳声,让她有些喘不过气。

陆阔放在吧台上的手往她的方向挪了挪,靠近的时候,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她同样放在吧台上的手背,他指尖的温热像是通过她的手背让她的心轻颤了一下,在她急忙把手收回的刹那,陆阔不再拘泥于之前的小动作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。他的掌心滚烫带着一点湿意,阮阮似被烫到,快速抽回手就往自己房间跑,水也不喝了。

她好像做不到垚垚说的不走心、不负责的互撩,因为她太容易走心了。心理距离守不住,物理距离至少要守住的,所以在没有明确的确定关系时,她绝不会再与他有任何言语或者肢体上的亲密。

靠在门边平复好心情之后,才发现自己没喝水太渴了,比刚才还渴许多。趴在门边,想听外边陆阔的动静。

咚咚咚

忽然的敲门声,差点把她的耳膜震痛。

“你出来喝水吧,我回房了。”陆阔的声音在门外传来,一会儿之后归于平静再无声响。她才跟猫一样从门缝里溜出去。

厨房吧台上的那盏暖黄的灯还亮着,一圈光影打在大理石台面上,光圈里一只杯子盛着水形单影只立着,上面冒着一缕细白的水雾,整个画面好像一副构图精巧的摄影作品。

而那只杯子,是她刚回国时,亲手做来送给陆阔的,是两只,一只在她的教职公寓,一只送他了,这是他第一次拿出来

用,给她用。

阮阮心里飞扬着,小跑回房间拿手机出来拍照,各个角度,选取不同的光影拍了数张照片,然后发了一张到朋友圈。

这是她第一次发除了工作以外的内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