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阮不是每次都会出去见他,两人现在的关系依然有些僵持不下。她要的是他一份明确的答案,而陆阔却始终没有开这个口。

她想,大约还是不够爱,如果真的爱会藏不住,会想说出口,就像他以前喜欢那位高中同学一样,人尽皆知。

她不再像之前那样满怀期待,也不逼他,给彼此足够空间相处,顺其自然。就像这次带学生出来写生,也没有告诉他。

她在列车上昏沉睡了一会儿,梦中的陆阔一直笑着朝她招手,等她满心欢喜跑过去时,陆阔却又一个转身,在前面快速奔跑,让她追不上。

她的脑袋重重一沉,猛地惊醒,才发现自己竟然是靠在袁老师的肩膀上睡着的,顿时面红耳赤,很尴尬。

袁立戈松了松肩膀,这么一动不动一个多小时,还真的挺酸的。

“顾老师醒了?再不醒,我的肩膀恐怕也坚持不住了。”他倒是坦荡,一点也不装。

“对不起,我给您捶捶?”他们这些长期伏案的工作者,肩周都不是很好,阮阮特别感同身受,所以鬼使神差说了一句

“行,麻烦顾老师。”

袁立戈真的背对着她,等她帮忙捶捶肩膀。

阮阮尬住,没想到自己鬼使神差的话,他会同意,只能硬着头皮,双手交叉握成拳轻捶他的右肩膀,每捶一下,心里就升起怪异的感觉,看了眼时间,还有半个小时,度秒如年。

偏偏旁边还有前座的学生都睡醒

了,兴致昂扬站起来互相聊天,都不约而同看到了老师这边的位置。

有学生大大咧咧,盲目吹捧:“哇,顾老师还会按摩呢?看手法好专业。”

有学生问:“袁老师,舒服吗?”

阮阮借势停下自己的手,朝前边说得最欢快,正在拍照的男生说

:“你要不要也感受一下老师的手法?来,我帮你也按一下。”她借势脱离刚才的尴尬,从袁立戈的位置出去,也不管那个男生同意不同意,站在男生的身后,让他坐下,开始给他揉捏肩膀。

围观的学生哈哈大笑,被按的男生大喊

“顾老师,饶命。”

头一直往脖子缩,整个人缩成一团。阮阮也笑,这才罢手,但是也不再回自己座位了,站在学生座位旁。

列车马上就要到站了,袁立戈也起身去帮女生们把行李从架子上拿下来,他身高有优势,轻轻探手就能取下来。

从高铁站出来之后,阮阮和学生们上了提前预约好的一辆大巴车,直接去入住的民宿。

袁立戈站在路边等车,他没有提前约车。

阮阮本来是松了口气不用再和他相处,刚才高铁上着实尴尬。但,都是同事,大巴里还有好多空位,好像就这么走了不合适。

她还没开口说话,最后一位上车的女生先她一步问:

“袁老师,您住哪里啊?”

袁立戈:“还没确定,去了宜村再找,你们呢?”

“我们住宜村的无为小筑。”

阮阮是最后一位上

车的,她便也说:“袁老师,坐我们的大巴一起去宜村吧,还有位置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