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此时,他什么也不能做,甚至连一个微小的表情变化也不能有,这个小屋子里,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看着他。

他趴在地上,身体很虚弱。跑了快一个月,再回来,又被幹安打,人几乎是脱力,在地上躺着一动一动。

双眼似乎没有任何波动地看着白墙上投屏的影像,看着那张熟悉的脸,心里默默叫着她的名字,听澜,舒听澜,默默祈祷着她的平安。

他不后悔再次回来,丁置说他的使命完成,可以走了,但是他知道没有完成,远没有完成,幹安,格桑力仁,吉阿朋都还在。

门哐当一声被踢开,耀眼的阳光扑进来,易木旸微微眯着眼睛,看到幹安逆着光进来,蹲在他的面前不说话,与他对视着,一言不发。

之后又伸手来拍了拍易木旸的脸。

易木旸扯着嘴笑:“打人不打脸,我全身上下就这张脸还能看。”

幹安听到他的话,竟然也笑了,这次朝他伸手:“能起来吗?”

他情绪变化莫测,时阴时晴,其实很可怕。

易木旸有些吃力支起身体:“扶我一把!”完全不怕幹安,甚至在幹安伸出手之后,他整个人就靠在幹安身上,借着他身体的力气走动。

把幹安身边的人看得目瞪口呆,真没有见过这种人,跟了幹安许多年的格桑或者吉阿朋都是不敢太靠近他的。而他竟然敢靠在幹安身上,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。

幹安把他交给底下的两人扶着,回头看了眼白墙上的投影画面,说了句

:“舒小姐很漂亮,可是有些薄情,我让她来见我,不来的话,我杀了你。结果,她连影子都没出现,对你的死活完全不关心。阿旸,我跟你说,漂亮女人多薄情。”

易木旸:“安总今天才知道这个道理吗?”

易木旸带着一丝久经风花雪月的玩笑讽刺,只是之前腹部被他踩伤,也不知是否伤到骨头,说话有点虚,使不上力。

“真不喜欢她了?”幹安问。

“不喜欢,天下女人多的是。”

之后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易木旸一直在养身体,幹安也不再提之前的事,谁也猜不透他真实的想法,倒底是相信易木旸还是不信?

只有易木旸清楚,到了幹安这个位置,已无所谓信还是不信,只要能为自己所用,能制约住,就足够。

而幹安很清楚,能制约住他的不是钱,不是权,而是舒听澜。

原本他满腔孤勇,早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,如果死得有意义,他便觉得这一生值了,所以他义无反顾回到这个黑暗的世界。

但是却没有想过,会把听澜牵扯进来,这件事在他心里如同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,想起来便觉得窒息。

这是第一次,他拨通了那组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。

彼时,舒听澜正在所里跟客户开会,听到手机震动,余光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的地址,整颗心飞快地跳起来。

“抱歉。”她对客户说完,拿着手机飞一样冲出会议室,在无人的角落,才小心翼翼接通,小心翼翼地喂了一声。

万籁寂静,只有电话那边一声熟悉的嗓音:“听澜,是我。”

舒听澜的心瞬间颤抖,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好久没有联系了,原本有千言万语想说,却在这一刻,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孩子们好吗?”

“很好,他们都回京城了。他们很想易叔叔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