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顾阮阮收拾得差不多,已经很晚了。

“今天谢谢你啊,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那你等我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顾阮阮迅速从行李箱里拿了衣服还有洗漱用品进卫生间冲澡,因为今天搬家搬了一天,身上汗渍渍的,很不舒服。

卫生间的隔音并不好,哗啦啦的水声传来,此时在外边的陆阔,因为沙发和买的椅子都没到,他只得坐在床尾的边缘等她,本来是拿着手机在打游戏的,结果听到里边的水声,再看到玻璃门上影影绰绰的影子。

顿时觉得自己坐在这个位置不合适,容易胡思乱想,急忙起身,走出这间屋子到外边的走廊等她。

过了一会儿,顾阮阮换了一套清爽的衣服出来,头发还半湿没有干,大概是以为陆阔走了,所以开门探出一张小小的脸时,表情不如平时的淡然,白皙的脸上有一些失望和落寞,而后看到门外走廊站着的他时,忽地就笑了,毫无城府,笑容干净而纯粹。

这短短几秒的表情变化,陆阔看得真切,就是被她干净而纯粹的笑容吸引住,不由多看了几眼。

她很自然,并不隐藏:“我以为你走了。”

陆阔有些不自然:“今天帮你干了一天的活,不吃饭就走多亏。”

她笑:“那请你吃好吃的。”

“必须要吃好的。”

两人并肩走出教职工宿舍,又朝校外走去,森洲大学很大,走了好一会儿才到校园的南门。南门

外是一条学生小吃街。

“你就请我吃这个?”陆阔不可思议,看着简陋小店,简陋桌子上,一小碗云吞以及一块烧饼。

忍不住又说:“顾老师你打发乞丐呢?”

故意把顾老师三个字加重语气,为人师表要讲信用,说好的好吃的呢?

顾阮阮笑:“这家店,我做了很久的攻略,别看小小一碗云吞,很有名的,还有这个烧饼,白天要排队都买不上。”

我信了你的鬼,陆阔心想就是被这姑娘给忽悠了。

对面的顾阮阮一手挽着散落在脸颊的黑发,一手拿着勺子,低头很认真在吃。从陆阔这个角度看过去,女孩的脸格外显小,低垂的睫毛微卷,鼻梁高而挺,很精致,而且今天没有像上回那样化妆、穿露肩裙、喷香水,整个人干净清爽,许是在大学旁边,所以自然带着一点书卷气。

看她吃得热气腾腾的

:“真的好吃?”

她抬头看他:“真的不骗你。”

她说着,从他碗里拿起勺子,盛了一个云吞,直接递到他的嘴边

:“你尝尝。”

陆阔一愣,下意识往后稍稍退了一点,要喂他?

但看她目光坦坦荡荡,递着勺子放到他面前,他若是拒绝好像不是很好,显得自己很矫情似的。

而且,他难道还怕一个女生不成?绝对要撑住,不能败下阵来。

“确定没下毒吧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