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车先送阮阮回学校,才想起今晚陪她去会所的正事,所以安慰道

:“顾阮东让你妈妈去找律师沟通,那就是答应了,放心吧。”

“嗯,我明天带她去找舒律师。你一个人回去行吗?要不要叫司机过来接你?脚还疼不疼?”

“不疼了,我自己可以开回去。”她也不全然是娇气的大小姐,有人照顾时才娇气,没人照顾时,自己也可以很独立的。

腿上淤青的部分,只要不碰就不疼了,所以正常开车回去,心里还在想着刚才阮阮问的问题。

你对他什么想法?

有点心痒。

而那个引起她心痒的人,也是好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对门的人,在她回家不到几分钟时间里,就来敲她家的门了。

她开门,故意绑着脸问:“什么事?”

他衣冠楚楚,站在她家的门口,这次没有像往常那样漫不经心的,而是站得中规中矩,态度甚至有点好,

“给你送药,腿还疼不疼?”

陆垚垚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药,是刚才在会所里他给她喷的那款,她低头回答

“还疼!”

然后默默往旁边让了一个位置,给他进她家。

顾阮东便也没拒绝,径直进去了,他来过她家,所以也算熟门熟路。陆垚垚慢吞吞跟在后面走着,发现他的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盒子,不会是医药箱吧?

呃..倒也不用这么夸张。

“这个药,你明早起来再喷一次,早晚两次,别忘了。”

“哦。”她

回答着,其实撞伤,只是淤青,不要用药,过几天就消下去了,她也没有娇气到这个份上。但是人家愿意送药上门,心意还是领了的。

回答完,她指了指那个小盒子问

:“这是什么?”

这么看,盒子很精致,不像是医药箱。

顾阮东把盒子打开:“之前答应请你吃冰激凌,不知道你想吃什么口味,所以都买了。”

顾阮东今天态度很反常,大约是觉得在会所让她受伤,残留的良心发现吧。

小盒子有保温效果,里边并排放着6种口味的冰激凌。

陆垚垚本来心情好好的,一看冰激凌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,觉得顾阮东就是故意来刺激他的,她才不想吃什么冰激凌。

咬着唇拒绝:“现在不想吃了,一点也不想吃了。”

顾阮东:“真不吃?那我扔了?”

陆垚垚越看他越觉得他是故意来气她的,不说话,转头不看他。

她刚才回家,就随手打开了电视,正在播放她的那档恋爱节目,正巧,此时,是她和男嘉宾在民宿的厨房里,一同制作蛋糕,为了节目效果,也是剧本的安排,在蛋糕制作好时,她调皮地在男嘉宾的脸上抹了一点奶油,男嘉宾腼腆地笑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