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。”陆垚垚脸贴在副驾座的玻璃上,又期待,又开始紧张起来,她其实就是陆阔说的纸老虎,很怂。要是顺其自然发展的,她就没什么。

像这么提前预告,提前准备的,她脑子就嗡嗡嗡一团麻乱了。脸贴在玻璃上,都快要变形了,但是只有冰凉的玻璃才能让她滚烫的脸稍稍好一点。

这酒店是顾氏集团旗下的,是顾家最早的产业,顾阮东在这有固定的套房。陆垚垚怂归怂,但是知道自己内心的渴望,所以又忐忑,又紧张,又充满期待地下车跟顾阮东上楼。

等到他的那间套房,被他压在门上时,她才后知后觉,自己今天刚起床,还是素颜,并且因为是在老宅过年,家里有爷爷还有别的男性长辈的,所以穿的就是超级超级普通的,也超级超级保守的家居服,满大街都是的款式,跟好看或者性感丝毫不沾边。

她的关注点完全跑偏了,很是懊恼,不该着急跑出来的,她最近都没太睡好,有一点黑眼圈,皮肤也没有之前好。

但这个懊恼并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顾阮东就跟瞎了一样,完全没注意到她是素颜,穿着毫无吸引力的衣服,很沉浸在其中,她被吻得也渐渐忘了自己不是最佳状态。

良久,他气息很低,压抑到极点一般,声音都有一些发抖

:“垚垚,我不想再等了。”

然后稍稍弯腰,打横把她抱起往床上走

!!

!!

两个小时后!

陆垚垚把自己裹在被子里,滚在一侧,戒备地看着眼前的“禽兽”,两眼泪汪汪地控诉:“你说你会轻一点的。”她现在声音都是哑的,全身都疼。

顾阮东绕过去,蹲在床边与她平视,声线难得温柔:“还疼?我帮你涂药。”

“疼,骨头都散了。”她继续控诉。

“嗯,怪我。”他答着。

其实,这事也不能怪他。

他知道她娇气怕疼,有分寸的,再疯,也是控制在她能承受的范围内的。

陆垚垚裹紧自己继续怒瞪着他,太没人性了。

顾阮东抬手,轻轻把她汗湿的头发拢到额头后,在她额间亲了一下

:“确定不用上药吗?”

他一温柔,陆垚垚就有点好了伤疤忘了疼,委委屈屈地摇了摇头,整个人都在被子里面,只露出脸。

“也不去洗个澡?”

“一会儿再洗。”她现在不想动,只想先睡一觉。正好是中午,又累又困。

“好,那你先睡。”

陆垚垚就转头不再看他。

结果一转头,就看到枕边刚才他用的两个避孕用品的外包装袋忘了扔,她的脸顿时又能滴血了。

其实,是有点疼,尤其是她说完那句话之后。

但是,她在心里得不偷偷承认,狗男人太会了!

真的应了陆阔说的不,骨头都不剩。

胡思乱想着,沉沉睡了一觉。

从卓禹安和听澜的婚礼那天开始,她这几天,一直就没

睡过一个好觉,满脑子都是他,就是魂都被他勾没了。

现在,心想事成,得到满足,所以睡得很安稳。

等再睁眼时,天已经全黑了,但是房内没有开灯,只有门缝里透出外边客厅一点灯光,她赤脚过去开门,就见顾阮东正背对着她在打电话。

整个人气质有些慵懒,听到身后的动静,转回头看了她一眼,然后挂了手机。

“我的手机呢?”她问,她“消失”了一天,家里估计找她找疯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