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阮愣住,她刚刚看文件里的条件,想要评委副教授,除了学历,带课的课时,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加分项,就是要主持或者参与过省部级及以上的项目课题,她正缺这样一个机会,袁立戈便送上来了。

看到她疑惑的表情,袁立戈笑道:“顾老师考虑考虑,也有几位别的老师联系我想加入。但是我希望找一位对中外设计史都比较精通的老师,最好有过留学经验的,所以顾老师是我的首选。”

他抛出橄榄枝之后,背着包,往走廊最里边的办公室走了。

阮阮其实不需要考虑,这是非常难得的、求之不得的机会。正想着怎么跟袁老师开口时,抬头一看,撞见陆阔的眼里。

他不知在这楼梯口站多久了,眼神有点凉凉地看了眼阮阮,又看了眼走廊不远处的袁立戈

:“他谁啊?”

这背影,他上回在那条绿荫大道上就看到过,帮阮阮又是抱书,又是抱文件的,殷勤得很。

“建筑系的同事。”阮阮把今天开会时的不快都抛到脑后,在陆阔面前也不想提了。

“开了一个下午的会,就跟他开的?”

阮阮看陆阔一眼,笑道:“吃醋啦?”

说着上前挽住他的胳膊,已经快天黑了,这一层的办公楼里除了袁立戈,也没有别的老师了。

陆阔傲娇道:“我需要吃醋?”

“嗯,不需要不需要。但是我现在好饿了,你打算请我吃什么?”

“去了就知道。”

阔的车停在教职公寓侧门外的小巷子里,两人走到那边去开车。刚走到车旁,还没上车,迎面走来陈主任,她的车也停在这边。

陈主任笑着和她打招呼,然后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陆阔以及陆阔那辆千万级别的豪车。

“顾老师,你男朋友吗?”

阮阮笑一笑没回复。

之前拜她妈妈所赐,三天两头来教职公寓要钱,闹,所以有些同事潜意识里把她归类于嫌贫爱富,连自己亲妈都不管的行列。

陈主任现在看到陆阔,自然也是浮想联翩。

阮阮没回复,陆阔本已经要上车了,又从车内下来,看着陈主任问:“你有事?”

态度不算好。

陈主任尴尬道:“没事,关心一下下属。”

阮阮怕陆阔听到陈主任是她领导,会上前套近乎,他这人自来熟得可怕,所以急忙说:“陈主任,您忙,我们先走了,再见。”

果然,上车之后,陆阔就问:“这陈主任是你领导?”

“嗯,也不算领导,是我们教研室主任。”

陆阔把车从小巷子里开出去之后,看了眼副驾上的她问:“被她欺负了?”

别看陆阔表面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,但只要他愿意认真时,对人际往来的关系有着很强的洞察能力。

“你发现了?”阮阮并没有打算跟陆阔诉苦,工作上遇到的这些事,想清楚了就没什么委屈的,再正常不过。

“什么情况,说来听听。”陆阔难得严肃,并没有就此忽

略过去。

阮阮笑:“你要帮我打回去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