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段,最后一版的效果确实是最完美的。顾阮东点头没说话,径直走到陆垚垚的身边坐下,看了一眼她:“无聊的话,我先送你回酒店。”

另一场戏要在下午才拍。

陆垚垚扭头不理他,这人早上出门还好好的,刚才一工作就翻脸不认人,给谁脸色看呢?

他探过头来与她面对面看着:“有了其他男粉丝就不要我这个男粉丝了?”

陆垚垚本来不想理他的,但是听他这么一说,忽然回过味来,原来她家正牌男粉丝吃醋了?刚才的阴霾又烟消云散了,一本正经说道

:“既然都是粉丝,那你们要和平共处才是。”

他也不恼,只是忽然贴近她耳边:“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带走,藏起来。”

贴着耳朵的唇有些冰凉,但说话间淡淡温热的白气轻撩着她的面颊,她想起昨晚情动时,他也是在她耳边说想把她藏起来的话,忽然心跳脸红,推开他:“霸道。”

刚推开他一点,几位主演从外边进来,带着一身的寒气,本来笑着跟她打招呼的,但是看到她旁边的顾阮东时,笑容立即收敛变得恭恭敬敬的。

顾阮东就是那种生人勿近的气质,即便这些演员是他亲自面试亲自选的,拍戏这段时间也没少来剧组,但是至今,没有一个演员敢主动上前跟他说话。

天气本来就冷,加上棚里有他这么一尊移动的降温器,连陆垚垚都觉得更冷了,所以主动笑着跟他

们打招呼,毕竟是她难得的男粉丝,人家珍惜得很。

当然,也有一点想看顾阮东吃醋的样子。

她的笑有感染力,一说话,气氛又逐渐好起来。

这些演员中,属欧其廉胆子最大,见顾阮东去忙别的,他马上拿着自己的剧本坐到陆垚垚的身边虚心请教。导演虽没有明说这部电影的原型是谁,但是但凡看过剧本,用点心的都知道原型是谁,所以欧其廉自己在剧本用荧光笔做了标记,过来跟她请教,在这些情境下,老爷子会做出什么反应,表情或者动作是什么样的?

他虚心请教,陆垚垚当然也认真回答。

两人都是演员,讨论了一会儿剧本就有了创作的愿望,所以欧其廉干脆即兴表演给她看,她现场纠正一些细节的动作和微表情。

纠正得投入的时候,她甚至直接踮起脚尖,上手撑开欧其廉的眉眼:“这个皱眉就完全是你个人的习惯,与角色不符,所以你要适当控制一下,不要形成肌肉记忆了,以后不好塑造角色的。”

对于她来说,就是很正常的一个动作,演员嘛,导演讲戏的时候,也时常给她们亲身示范的,所以她根本没在意。

直到看到欧其廉的脸几不可查地红了之后,她才后退了一步,拉开两人的距离,讪讪地收回了手。

后退的那一步,撞到一个坚硬的胸膛,差点摔倒,被熟悉的一双手撑住了胳膊,她抬头,就看到了顾阮东冷

然的双眸,明明什么事都没有,但他的眼神却让她生出了一种心虚的感觉。前面的欧其廉也收回了剧本:“顾少好。垚垚,今天谢谢你,受益匪浅。”

陆垚垚干笑两声:“不客气,应该的。”

待欧其廉走后,顾阮东松开扶着她胳膊的手,与她面对面站着,莫名其妙说了句:

“后悔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回酒店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