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,她希望自己这辈子都不要有机会对陆阔说这个不字。

两人回到公寓,她这间小小的房间,现在角角落落也渐渐被陆阔的东西占据了。门口有他专属的拖鞋,洗手间有他专属的牙杯,护肤品,衣柜里有他几套换洗的衣服,就是一走进来,不再是之前单身公寓的感觉。

陆阔这点很好,给他一个狗窝,他也能住得很舒适,从来没有嫌弃过她的公寓小,连这张诸多不便的单人床,他睡在上面缩手缩脚的,也从来没有在意过。

倒是阮阮有点心疼了:“要不改天,我去换一张双人床吧。”

“没必要,你不是喜欢这张床吗。”

阮阮确实喜欢,他不在这的时候,小床能让她更有安全感,他如果在这睡,因怕她掉下床会从后面搂抱着她,她喜欢被他抱着的感觉,温暖而安心。

“那你会不会睡得不舒服?”

“还好。”

陆阔是真不讲究这些,怎么样都能适应。

之后几天,两人照常是白天各忙各的,到了傍晚,陆阔如果没有应酬就会来学校等她下班,然后一起出去吃饭。

只不过,她的学生们都忙于考试,没有时间再打球,他也兴趣缺缺,一般来了不是在她的公寓里等着,就是在校园里走走,感受一下青春时光。

他近30年的人生,好像一直过得浮华、犹如踩在缤纷的云彩之上行走,五光十色,内心很少有这样平静的时候。

看到远处湖泊上

落日余晖笼罩着整个校园,他拿手机拍了一张照片,发给了卓禹安

:妈的,突然觉得自己跟你一样老了。

他以前沉溺于那些推杯换盏、觥筹交错的日子里,现在竟也开始享受这样平静的时刻,在这之前想也不敢想自己能静下来。

卓禹安:拉黑了!

等到落幕时分,校园里几栋教学楼陆续有学生出来,刚才还稍安静的校园像是忽然注入无限生机,朝气蓬勃。

阮阮给他发信息:我刚监考完,要整理一下试卷,大概半个小时后回公寓。

他回:好,不急。

这是本学期最后一个科目的考试,考完,学生明天放假离校,阮阮也可以相对轻松一些。

正抱着试卷往办公室走去,后面有学生跟了上来叫她

:顾老师。

她回头,看到是睦涵,问:什么事?

不管睦涵和陆阔什么关系,阮阮对她和别的学生都是一视同仁的,不会因私人感情而迁怒于她。

睦涵长得亭亭玉立,因身体原因,有一种惹人怜爱的气质,看着她甚至不忍心大声说话。

她此时站在阮阮的面前,像是鼓足了勇气:“顾老师,我不知道您和陆学长是什么关系,我只是想告诉您,我很喜欢他,不,应该是爱他。”

饶是阮阮的脾气再好,此时也有怒火在她的心里蹭蹭往上冒出来,不单是为了眼前学生大胆的言行,也为了陆阔那招蜂引蝶的气质。

“为什么跟我说这个?”与学生为了一个男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