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本意呢,就是随便找个便捷酒店,她主要目的就是洗澡换衣服睡个觉,明天安排保洁做完卫生就可以回家住。

但卓禹安这个人有时候就是很霸道的,给他常住的酒店管家打电话,给舒听澜安排了一个套间。

“你在这等我,我去开车。”他的车停在路口。

舒听澜自然不听他的,见他去开车,她转身也走了。但是这一片的便捷酒店,真的太“便捷”了,灯红酒绿的,看着也不像特别正经的地方,会不会连热水都没有?

她停下脚步查看地图,搜索附近有一家连锁酒店,3公里外,走路有点远。

“上车。”卓禹安很快把车开过来了,摇下车窗喊她。

看了他一眼,选择开门上车,然后把刚才找的那家连锁酒店的地址给他,送她过去。

“回我住的酒店吧,明早上班方便。你放心,给你订的房间不同层,不会打扰你。”

行吧,她放弃挣扎,只觉得他做这些很没意思,他们连朋友都算不上。

到了酒店,拿了房卡,她径直往前走,卓禹安道:

:“我过几天要回总部,这次时间会比较久。”

舒听澜默不作声听着,跟她似乎没有关系吧?

“舒听澜,如果你现在不考虑我也行,那能否公平一些,也不要考虑别人,先好好工作。”

他想了想,怕舒听澜听不懂似的,又强调了一下

“那个周铭,未必合适你。”

“卓总,你管得真宽。”

谈不谈恋爱,合不合适是她的事。说完拿着门卡,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房间走。

那晚之后,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到卓禹安了,尤其是随着收购项目的结束,便再也没有交集了。

好像卓禹安,温简,王岩,张律师等人,就是她生命中的匆匆过客,项目一结束,就凭空消失了。

只偶尔会收到他的微信,无外乎也是一些问候的话语。还有偶尔在律所开会时,肖主任会提一下这个项目的事情,但都不是重点,一笔带过。

而关于那一晚,在林之侽家撞见的男人,林之侽一改往日的风格,没有过多提起,只在那一晚的后半夜,给她发了个名字

:“傅慎逸。”

算是正式介绍。一切不言而明,都是成年人,没什么好问的。

林之侽也不在卓远科技的人力资源部坐班了,但是签订了长期人才猎聘的合同,至少在智能家居这个行业上,林之侽傍着卓远科技这颗大树,很快就崭露头角。

卓远科技收购胜普瑞智能之后,傅慎逸终于接受了卓远科技给出的offer,任职于卓远科技智能教育.医疗事业部总经理之位。

这是卓远科技的新部署,从家居智能开拓到教育医疗方向,而傅慎逸常年在这两个行业里做,经验丰富,卓禹安放手让他全权负责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