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阔知道她是为了听鲸金融的事,很爽快道

:“你早说啊,这还算个事儿吗,走,我带你见老头子去。”

陆阔开了一辆非常拉风的牧马人带舒听澜直奔听鲸金融。怎么说呢,牧马人的价位配不上他的身价,但这桀骜不羁的气质倒是如出一辙。

“要不改天吧,我郑重一点,带上我们肖主任过来拜访?”她有点心虚,也怕自己搞砸了,给陆阔丢脸。

“没事,老头儿听我的,带你去混个脸熟,你什么都不用说。”他满不在乎地说着。

舒听澜想,她对陆阔确实一无所知,当年高中时,只知道他和卓禹安都是因为父亲的工作,转学到栖宁高中的,他们都不怎么提自己父母的事,卓禹安很内敛,做什么都认真执着,陆阔呢很外放开朗,即便追着程晨,也不妨碍他把别的女孩逗笑的前俯后仰。

后来大家都在森洲工作,舒听澜至今不知道陆阔做什么工作,好像就是一个无业游民,花天酒地混日子。

按程晨的话说就是:“他这种富二代,不败家就是最大的成就。”

陆阔不满了:“谁说我没正经工作,难道只有像你们这样朝九晚五或者996被压榨着,才算是正经工作吗?”

那语气里狂妄得就差没直接说,老子分分钟签着上千万的合同,用得着坐班吗?

舒听澜这回相信他不是无业游民了。

他一进入听鲸金融投资,前台小姑娘就热情招呼

“陆少来了?”

陆阔笑意盈盈,夸人家姑娘

:“今天的眉毛画得不错,适合你。”

前台笑得更开心了,打内线给陆老板的秘书董姐报告他来了。

秘书董姐是个30多岁的女士,踩着高跟鞋从秘书室出来接他,陆阔想跟人家热情拥抱,被对方鄙视地避开了。

“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就来。”董姐语气熟稔,显然是老熟人了。

“想给你一个惊喜呀。”

“惊吓还差不多。”

“老头儿呢?”

“不巧,最近回京了,不在森洲。”

董姐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他身后穿着职业装站得笔挺的舒听澜,眉眼一挑问陆阔

“找陆总什么事?”

“跟你说也无妨。这是舒听澜,宏正律所的并购律师,负责这次收购哗哗啦项目的律师。”

秘书一挑眉

:“据我所知,这个项目还没开始竞标。”

“小姐姐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。反正人我已经带过来了,你跟老头儿说一声。这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
舒听澜算是见到陆阔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了。她的原意就是引荐一下,给个机会,成不成还是看最后的竞标,公平竞争,谁有能力谁上。

董姐无奈:

“真是欠你的。”

这位爷得罪不起,陆家唯一的独苗,虽然是老板的侄子,但地位可比老板的女儿陆垚垚还高,老板在他面前都没辙。反正收购哗哗啦娱乐公司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并购案,就是为了陆垚垚开心才做的事,所以合作的律所更无所谓了,别太离谱就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