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之侽虽然不喜欢卓禹安,但是对他的人品从未怀疑。

她一向奉行的就是做人嘛,放松一点。程晨则是完全相反,任何事都想精益求精、力求完美,不管结局如何,自己该努力的一定要努力,不留遗憾才是,感情如此,工作更如此。

而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刘姨,也终于开口道

:“听澜,不用担心的,还有阿旸和太太在呢。”

舒听澜点头,她现在心境已完全不一样了,即便官司输了,她拼了命也不会让卓禹安把孩子们带走,所以现在是抱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态。一方面听林之侽的建议,心态放松;另一方面听程晨的建议,竭尽全力去打赢这场官司。

第二天上庭时,她是精神抖擞的,像个穿着铠甲上战场的女战士。

她这边的亲友团,有特意从医院出来的易木旸和富太,还有孙律师一家以及林之侽和程晨。他们也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。

出于意料的是,卓禹安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请庞大的律师团,反而有点形单影只了,除了他和陆阔,只有一位不曾见过的律师。

陆阔坐入旁听席时,才发现身边坐着的竟然是许久不见的程晨,一时语结,不知该说什么。上回见面还是在听澜妈妈的墓地外,她说她回栖宁了,正在准备公务员考试。她变化很大,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以前的功利与浮躁,人变得持重很多。

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反而是程晨,落落大方朝他礼貌地笑了笑,算是打了招呼,然后转头,面无表情看向前方的听澜,变脸之快显得刚才的笑就无比的虚伪。

陆阔胸闷,刚才应该先主动大方打招呼,抢得先机,不至于现在这样被动。

正想着,主审法官等人已入座,庭审正式开始。

听澜这边没有请律师,是她自己亲自上阵,另人没有想到的是,卓禹安这边只请了一个年轻的律师帮忙走流程,然后所有的工作也是他亲自上阵。

虽然是第一次参与这种工作,但是他穿着一丝不苟的正装,成熟、稳重,语言表达逻辑清晰,配合着材料,让人听得专注入神。

因为两个孩子不是在婚姻存续期间生的,所以他提交的第一份材料,是亲子证明,证明他与舒小念、舒小荷是父子关系。

“对于这一点,对方有意见吗?”他说完,看着舒听澜问。在这种氛围之下,他看她时依然是温柔的,甚至没有任何攻击性。

“没有意见。”舒听澜回答,在事实面前,这点无法反驳。

轮到舒听澜发言:

“请问对方当事人,从我怀孕到孩子出生到孩子上幼儿园,你有尽到当一位父亲的责任吗?有过付出吗?在时间或者经济上。”

这是卓禹安最大的过错,也是舒听澜最有利的一点。

今天的主审法官是一位女性,听到这,特意抬头看了一眼卓禹安等他的回答。

卓禹安就站在那里,淡定自若提交了第二份资料,这次是由他的律师来发言

:“由于对方的故意隐瞒,我方当事人是在上个月才得知自己有两个孩子流落在外,不存在主观上的不闻不问,这份资料的第一页是证明我方当事人得知自己有两个孩子的证据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