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方在会议室里吵得不可开交。

运营的人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撤销热搜,发布声明,给造谣者发律师涵以证明卓远科技毫无问题,稳定用户的信心,保持股价。

技术部的人并不同意如此简单粗暴的方法,既然要发声明,必然是在事实证据的基础上来澄清自己,否则这个声明不堪一击,发不如不发。他们必须要找到问题的源头,要去证明网上的证据都是假的,或者与卓远科技无光。

整个会议上,只有卓禹安是最沉默的,其次是brian。

舒听澜在提供brian的证词时,并未把他供出来,而是给签字打码了,所以此时,并无人知道他与此事的关联。

而王岩是最激动的,他带着整个技术部多次表态

“我不相信jane会做这样的事,这么多年,她对卓远科技的付出有目共睹,甚至可以为卓远科技牺牲自己。而且,她不可能做自毁前程的事情。一定是卓远科技妨碍了竞争对手的发展,所以对手故意污名化我们。我们必须调查清楚。”

公关部的负责人以及法务的张律师,已经写了好几份声明在等待着他们讨论的结果。此时是深夜,网上的关注还稍少,一旦天亮早高峰,上网刷新闻的人,便会呈井喷式的数量发展,到时再想控制,要花数倍的精力。

“卓总,您怎么看?”公关负责人到最后不得不征询卓禹安的意见。

他一个晚上几乎没有说话,直到现在被问话,他才开口

:“大家要做好准备,这次的事件并非谣言,而是确实为温简所为。”

他话音一落,整个会议室都死寂,所有人不可思议看着他。

“事情已经发生,追责不是首要的事,当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度过这次危机。运营部门务必要安抚好各个代理商以及用户,给他们信心,卓远科技的产品一如既往是最安全的产品;张律师你要做好应对,后续调查温简的工作,你要权力配合。公关这边,该撤热搜撤热搜,该发声明发声明。”

他三言两语分配好工作,只是,公关部门有点晕,这个声明怎么发呢?总不能承认事实吧?

想了一会儿,拟了一份声明初稿发给张律师审核

“近日,有关网上的传言,本公司高度重视,秉持实事求是,为客户负责的态度,已成立专案组彻查此事,如果属实,本公司绝不姑息;在事实未查明之前,也请勿以谣传谣。后续一切进展,我们会第一时间告知。”

张律师看了一遍道

“可以,再润色一下,马上发布。”至少表明立场。

王岩从听到卓禹安亲口承认这件事是温简做的之后,便直接甩门而出,去给温简打电话了,电话响了好几声,温简才接。

“在哪?”他问。

“刚从栖宁回来,在家。”温简的语气很平静,似乎并不知网上的动静。

“这事儿真是你干的?”王岩也不藏着了,直接问。

“你觉得呢?”温简不答反问一句。

王岩太了解她了,就这一句,已可以确认是她做的,因为以她的性格,如果不是她做的,她早坚定地澄清了。

“为什么?jane,为什么?”王岩怒吼出声,无法理解,不可理解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