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那本泛黄的日记本,几乎记载了爸爸那十几年的心路历程,有感情上的,也有事业上的。她一页一页翻看着,等看完了才明白,在海岛时,温简为何会说出那番话。为何会说出她们是嫡出庶出的区别,为何会说羡慕也嫉妒她。

这是舒听澜第一次真正走进爸爸的内心,她印象中,爸爸和妈妈对她都非常严厉,在她们家没有红脸白脸之分,就是错了就要受惩罚,但是做好了也得不到夸奖。

然而现在才知道,爸爸对她的爱、对妈妈的爱,都写在了日记了。

从爸爸去世之后,一直围绕在她心里的问题得到了答案,是解脱也是救赎。然而她内心又有一丝疑惑,这样的爸爸,到底算不算好爸爸?为什么心里明明爱着她和妈妈,却又有温兰与温简的存在?那么他的爱算爱吗?或许这就是林之侽常常告诉她的,成人的世界不是非黑即白,不是非善即恶的,大多是处在灰色的地带自洽。

此时,书房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听澜,还好吗?”卓禹安温柔而关切的声音传来。

她起身去开门,在昏暗之中投入卓禹安的怀抱之中。

“怎么不拉开窗帘?还好吗?”

“没事了,是爸爸写给我和妈妈的信。”她在他怀里闷闷地说着,然后便感受到卓禹安听到她提爸爸两个字,明显地僵硬。

日记本里,爸爸有提到他父亲卓闳来栖宁了,父亲也预感到,自己的好运即将结束。原以为是毫无交集的两个家庭,原来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牵连上了。而她与卓禹安的缘分,似乎也在多年前就注定了是一场孽缘。

“我爸爸的事,你知道多少?”她平静地问。爸爸一直在她和妈妈面前塑造正直的形象,诚如温简所说,每个月拿回家的都是基本工资,他最干净的那部分钱。后来他自杀,上边把她们家调查了一个底朝天也没查出一个所以然来,所以舒听澜对爸爸的事确实一无所知。

“知道一些。”他也是因为拦截了他母亲派去栖宁调查的人,从中获得的信息。她父亲舒明海当年的案子,因为他的自杀离世,至今都还没有定论,他自杀是为了保护同党,以至于他父亲卓闳当年调派去栖宁,没有查出所以然,是他事业上的滑铁卢,也是迟迟无法调任回京的原因。

两家的关系早在多年前就埋下了恶果,这是他始料未及的,如今事已至此,他能做的不过就是保护好她而已。

“我爸爸真是因为你爸而死的?”如果真是如此,那真是命运给她开了一个大玩笑。如果妈妈也知道这个事实,不知会如何自处。她与妈妈说好听点是单纯,说不好听点便是愚蠢,当年因为温简母女的事,太想与过去分割、了断,所以匆忙离开了栖宁,很多事便没有去了解透彻。

“听澜,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,无法说谁因谁而死,只能说这是他们的工作,职责所在。”他不想去避讳这个问题。

“是,我知道他死有余辜,我也知道你父亲是职责所在,无法怪怨。”道理都明白,可终究是有一些难以接受,需要给她时间慢慢消化。

“听澜,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?只要我们俩在一起,旁的事都无关紧要。已发生的事,我们无法改变,那就向前看好吗?”

舒听澜沉默不语。

现在的事情发展已不是他们向前看就可以了,她都不敢想象,如果让程知敏知道她是舒明海的女儿会引起什么样的海啸、地震。

她提前结束蜜月去律所上班,肖主任与周铭看到她很是讶异,再加上她一脸的疲倦与低气压,哪里像是去蜜月旅行回来的?

周铭嘴贱:“离婚了?”

只是开玩笑,原以为舒听澜会大怒反驳,但却见她只是脸色一暗,沉默打开电脑办公。

这...就很不寻常了,看来是吵架了,能去度蜜月吵架吵到提前结束假期,应该不是小事。周铭不敢再多说,只约了她中午一起吃饭,开导开导她。

肖主任难得在律所,中午自然一起去,她与周铭都不擅长安慰人,

“还是小孩儿,难得有假期白白浪费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