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仅舒听澜此时不好过,程知敏亦是。从第一次知道舒听澜这个人的存在之后,事情一件连着一件,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。

原以为她们只是谈谈恋爱,她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,结果事实是已婚。

原以为已婚了,只要家境尚可,便暂时不管,再观察观察,结果得知她母亲患有精神疾病。

直系亲属患有精神疾病已超过她忍受的范围,结果刚刚收到温简发来的信息,她父亲竟然是舒明海?

舒明海....听到这个名字,程知敏整个人就崩溃了。

当年卓闳为什么被调派去栖宁三年?是去查舒明海了,当时舒明海是栖宁一家国有企业的老总,被举报贪污受贿。

后来卓闳为什么迟迟回不了京而驻守在森洲多年?因为舒明海的事,刚开始查,还没查出个结果,当事人舒明海就跳楼自杀了。

当时这个事情在圈子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,是老爷子派人按压下来才没被外界所报道。但也因此,整个案子成了悬案。舒明海不过是其中一个棋子,相互牵连的人因他的死,一个也查不出来,死无对证。这是卓闳事业上的滑铁卢、污点,最上边的人不满意,卓老爷子也大怒,为了堵住悠悠众口,只得让卓闳在森洲历练。表面是历练,实际就是发配到森洲,卓老爷子就是希望卓闳在森洲做出点成绩,然后找时机再调回去。

辛苦多年,终于可以调回京了,结果出了舒听澜这么个事。

程知敏不得不相信,这就是命。

一切都太巧了,儿子卓禹安怎么就偏偏爱上了舒明海的女儿?爱谁不好?偏偏爱舒明海的女儿。

这舒家,一家子都是她们卓家的克星。

倘若说之前知道舒母是精神疾病患者,她还尚可强制忍耐的话,那么她父亲是舒明海之事,就绝不可忍耐的。真要让外界知道卓禹安娶了舒明海的女儿,那么卓家将如摧枯拉朽般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之中。

原本因为卓禹安的威胁,她还想忍耐到调任回京之后再说。但此时,事情紧迫,无法再忍耐。

她在赌,赌儿子卓禹安对卓家还有感情,不会真把自己的父亲置于死地,而相比之下,舒听澜是舒明海之女这事,更加紧迫与危险。因为这份资料是温简发给她的,温简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

:“你不阻止他们,那么他们的关系以及舒明海的身份,我替你们曝光出来。哦对了,黎语见过舒听澜。”

温简就在幕后,跟玩游戏一样,操控着她们。

卓老爷子与卓闳也万万没有想到,舒听澜与舒明海竟然是父女关系,舒明海是卓闳事业上的滑铁卢,至今都被抓着办事不力的话柄阻碍前程,所以,卓家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接受舒听澜。

“这事必须好好解决,我只有一个要求,那人不能进卓家。”卓老爷子下的命令。

“别再搞砸了。”卓闳命令。这种事情,男人不宜出面的。

“我心里有数,放心。”程知敏是有手段的,最初接触舒听澜时便已经布了一个局,给自己留了一手,何况现在还有她母亲在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