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听澜在周铭的护送下一路赶到了医院,与程知敏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,她松了口气。

相较于舒听澜的惊慌失措,程知敏依然是光鲜而持重的,不屑地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周铭,冷声问舒听澜

:“你确定要他陪着?”

她们之间的恩怨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“周老师谢谢你,我这边没事了。”

“好。我去外边等你,处理完事情回去上班。”周铭也没有立场站在这陪她,如此说完,调转车头出医院并未走远,就在院外等着她,以防万一。

等周铭走远了,程知敏才开口,没有任何回旋或者周旋的余地,直接说

: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离开卓禹安,把离婚手续办了,从此不再往来,我们当什么事都发生过。”

舒听澜站在她的面前,情绪起伏,眼底泛着薄薄的迷雾,反问

:“如果我不呢?”

“舒听澜,认清事实并不难。即便没有卓禹安,你也有大好的前程,凭你的能力,养活你自己与你母亲没有任何问题,况且,以你的姿色,再嫁也可以嫁得很好。坦诚说,我对你这个人,从头到尾没有坏印象,我儿子的眼光我是相信的。错就错在你的身份上,你母亲是精神疾病患者,会遗传的,卓家绝不可能冒这个风险,还有你父亲舒明海,舒明海对于我们卓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?你应当清楚,如果让外界知道,禹安娶的是舒明海的女儿,卓家便彻底毁了。”

这是事实,绝不是危言耸听。当年卓闳调查舒明海的事就没调查明白,转眼他儿子就娶了舒明海的女儿,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们是有利益关系,甚至当年的案件都是卓闳受了好处而故意不作为。

这其中的厉害关系,舒听澜不可能不懂。

此时程知敏顾及卓禹安,并不想真正的撕破脸,还是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服舒听澜

“请你理解一位当妈妈的心,但凡你不是舒明海的女儿,我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。”

“舒听澜,你当我是求你也好,当我是警告你也好,明早给我答案。否则,绝不是你母亲受牵连而已。”

程知敏今天来,也并不想去见她母亲,因为要顾忌卓禹安,如果不撕破脸就能解决,自然是最好。

“记住,明天早上是最后的期限,我要得到明确的答案。不管你用什么理由,说服卓禹安跟你办离婚。”

说完程知敏便走了,不给舒听澜任何发言的机会。

舒听澜浑身冰凉透彻,她对卓禹安的感情,是从最初的犹疑不定到现在的笃定,可此时,她也觉得累了,一段感情,让你觉得累时,必然就不是好的感情。

可要让她就此放弃与卓禹安的幸福生活吗?她亦是不舍得的。她没有做错任何事,为什么要替别人承担这份后果呢?今日宜偏爱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