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是假的?不可能,谁敢在政府部门弄虚作假?

特意安排一个保安在一楼办公大厅引导她上二楼?二楼特意辟了一处办公地点,就等着她上钩,给她一份假的证明?

她的脸色很难看,既不可思议又觉得是程知敏能干出来的事,愣怔看着肖主任与周铭,大脑混乱。

“想到什么了?”周铭见她脸色不对,心也如从高空之中瞬间坠落。如果这个项目真的出问题,不仅是舒听澜职业尽毁,就是肖主任的并购组以及整个宏正律所,都会遭遇灭顶之灾。

“我去一趟御众地产。”舒听澜还抱着残存的希望,再跑一趟御众地产,跑一趟当地的管理局再核实一遍。

说话的同时已拿着车钥匙疾步往外走。

“回来,现在是下班时间,等你到了已经是晚上,能查到什么?”肖主任脸色铁青,厉声叫住她,心中已有定局。

“肖主任,我会对此事负责。”

舒听澜的双眼都是红的,不管是几点,她必须再去一趟,是对自己负责,也是对客户负责,更是对宏正律所、对肖主任、周铭负责。

说完便疾步走向车库开车上路了。60多公里,市区正是下班晚高峰,在路上堵了一个多小时才出城,思绪已从开始的混乱到现在的平静,她在心里不断地盘复了一遍这个项目,从立项到进场到各项资料的审核,每一个细节都是严格按照规范来的,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。

在路上时,接到卓禹安的电话,问她

:“今晚想吃什么?我在超市。”

听到他温柔的声音,她的鼻尖瞬间发酸,努力平静了一下心绪才回答

:“今晚可能回不去了,肖主任临时安排的出差,现在在高速上。”

“嗯?去哪里出差?”

“就在隔壁市,明天就回来了。”

“那你注意安全,到了给我打视频电话。”

“好。”

挂了电话,心里揪成一团,像是梦中被人抛向高空悬挂着,身体一直往下坠,但是深不见底,无法着落。

原以为这是最糟糕的状况了,结果在她还未到达目的地时,忽然接到程晨的电话。

“舒舒,你在哪里?”

“在外面出差。”

“我今天听说,利森实创收购的养老城项目暂停了,高总也通知我暂停广告投放与宣传,舒舒,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?”

舒听澜大脑再次嗡嗡作响,这个项目是程晨来森洲创业的第一个客户,并且为此投入了自己所有的资金,如果项目停止,程晨将会赔得倾家荡产。

她急转方向盘把车停在应急车道上,眼前一片模糊,像是被一座巨石压着,窒息,喘不了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