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而是舒听澜比她平静一点,轻轻拍她的后背道

:“别哭了,妆都哭花了。”

知道她爱美如命,这么一说,林之侽立马止住了哭声,与她面对面站着,看舒听澜这样,满腔的愧疚又变成了生气

:“我不在你身边,你真的很能糟蹋自己。”她就是很嫌弃她穿成老气横秋的样子。

舒听澜会心一笑,还是她的侽侽,一点也没变,真好啊。

“妈妈,妈妈!”

两位小朋友见妈妈跟一位陌生阿姨相拥说话,把她们给忘了,不甘示弱地扯了扯她的衣服。

舒听澜瞬间回神,禁不住全身僵硬了一下,一时不知该怎么面对此时的状况。

林之侽也愣了一下,看到两个小不点昂着头好奇地打量她,她则蹲下与她们平视,然后反复打量着他们。

两个孩子也认真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阿姨,很好奇。

这哪里还需要舒听澜说一句话?看一眼就知是谁的孩子。

“舒听澜,你真行,你真行!”她又生气又心疼。

生气她这么大的事都不跟她说,又心疼她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。

“先回家再说吧。”她有很多话不便在律所说。

林之侽率先走出律所在门外等着她,看她大包小包拎着还要照顾两位小朋友,她又折回来,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往外走。

对孩子们来说,她就是个陌生人,所以很抗拒被她牵着手走,但迫于她的危险气息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跟着。

等上了车,孩子们坐后面的安全座椅,舒听澜开车,她坐在副驾驶座上,还不时朝后面扮个鬼脸吓唬孩子们。

舒听澜:“你还能更幼稚一点吗?”

看她这样,都不如舒小念来的成熟。

“我看到他们我就生气。”林之侽不是生孩子的气,是她躲起来怀孕生子的事情让她生气。

舒听澜没有再说话,径直开车回家了。

下车的时候,林之侽抢着把各种快递包裹还有她的电脑包都抱上楼,她只需管两位小朋友就行。

家里刘姨早已经做好晚餐等她回来了,她去森洲出差大半个月,家里被刘姨打理得仅仅有条很舒适。

舒听澜主动介绍:

“刘姨,这位是我的朋友林之侽”

“侽侽,这位是刘姨,帮忙照顾小朋友们。”

彼此打过招呼后,刘姨小声对她说

:“阿旸今天过不来了,说比赛会比较晚结束。”

“好。”她知道,易木旸提前跟她说过了。

林之侽反常地有些沉默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目不转睛看着舒听澜忙进忙出,从进门到现在就没停下来过,太能干了,能干得让她心疼。

舒听澜也一时不知该跟林之侽说什么,等晚上陪两位小朋友睡着之后,她才有时间到客房陪林之侽。

两人像以前那样并排躺在床上,以前总有说不完的话,现在却无从说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