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没有证据的面前,舒听澜也不能只凭着徐巍的口述就相信他说的事实,所以她继续问:

“既然人不是你杀的,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细节?当时受害人的家里有你的脚印,勒死受害者的麻绳也在你的家中找到。”

脚印、麻绳,都是当时办案机关定徐巍罪的重要证据。

这时徐母止住了哭声,替徐巍回答道

:“舒律师,18年前,我们那一条街,家家户户都有一双解放牌的布鞋,不止是许巍有。还有那麻绳,同样也是家家户户都有,过年过节拿来绑东西走亲戚的。”

舒听澜看向许巍

:“是您母亲说的这样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舒听澜又记上,接着又问

:“那一晚,你为什么经过受害人家门口?”

“那一晚,我根本没经过受害人家门口,我跟几位朋友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里喝酒,我有不在场的证人的。我是第二天早上路过她家的门口,因为看门开着,所以好奇多往里看了一眼而已。”就是这一眼,就惹祸上身了。

侦查机关的人经过一天的侦查,从邻居那得到反映,说一大早看到徐巍在受害人家门口探头探脑,鬼鬼祟祟的很可疑,侦查机关的人这才把目标锁定在徐巍的身上。

“既然如此,当时侦查机关的人问你,案发时间你去哪了,你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说出来,而是支支吾吾?”

“我后来说了,因为头天晚上,我跟几位朋友在那个废弃厂里,是在商量偷电缆的事,朋友们都去偷了,我因为害怕,没有去。第二天起那么早,就是因为担心他们出事一夜没睡,所以一早起来去探听探听。”

“刚被抓的时候,我以为问的是偷电缆的事,那我自然不能出卖朋友们的,所以没有说清楚,等后来知道是杀人案后,我说了,但是没人相信。”

原来如此!

他支支吾吾不肯说案发当晚的去向,第二天又在受害者家门口鬼鬼祟祟探头探脑,加上家里有案发现场同款的鞋子与麻绳,这一切都导向他的嫌疑最大。

纵使过去了18年,徐巍说起当时的场景还是很激动

“我是被冤枉的,他们一直审我,打我,逼我承认,我如果不承认杀.人,根本活不了今天。但是,现在真正的凶手王某不是出来承认罪行了,为什么不能放我出去!”长久的牢狱之灾,让徐巍看着木讷,回答问题时不怎么敢跟舒听澜对视,唯独说最后的几句话时,眼神里闪出了求生、求自由的光芒。

徐母在一旁一直哭,一直安慰

:“儿啊,妈一定会救你出去的...舒律师会帮我们的。”

从监狱出来,徐母的情绪一直很激动,这几年,她上..访,请律师、找媒体报道关注,最后都是不了了之,现在连真正的杀人凶手王某出现了,可是她儿子被关在监狱里,依然无处申冤,舒律师就是她和儿子的救命稻草。

案子需要一步一步来,想让法院重先审理并不是容易的事情,如果重先审理了,那就等于间接承认18年前存在刑.讯.逼.供的行为,也间接承认了法院判的是冤假错案,对他们的公信力是个极大的挑战,法院那边没人肯牵头来重审这个案子,一直是踢皮球的态度来应付徐母,中间的律师换了一个又一个。

徐母再从监狱出来时,就直奔法院,直挺挺躺在法院外的台阶上,开始还哭嚎几声,后来嚎不出来了,就躺着。

舒听澜拉不动她,也劝不动她,又怕她这么躺着要中暑,便把小新也叫来了。在烈日底下站了许久,加上她穿的是黑色的衣服,很吸热,全身都冒着汗,头上的头发也汗湿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