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是太自信了,潜意识里就觉得他与听澜还是相爱的,她不可能会选择别人。

他不知易木旸与听澜的关系,所以做梦也不曾想过那两个孩子会跟自己有任何关系,也是早认清一个事实,一切美好的事,都与他绝缘。

小新也参观完卓远科技,心满意足跟孙阅阅再见,准备回酒店,毕竟是来森洲出差的,她要随时待命,等待舒律师分派工作。

正走出卓远科技的玻璃大门,正巧遇到了卓总,他一个人站在大厦前边似乎在想什么。她战战兢兢走过去说了声

:“卓总,我走了,今天打扰了。”

其实她也不确定卓总是否记得她,毕竟她只是个小人物,虽然见过两次,但是都没有说过一句话。此时,就是出于礼貌,打声招呼。

卓禹安回头看她:“我送你!”

小新不确定卓总是否是对她说的,她左右看了一圈,确定大厦门前就她一个人,卓总就是在跟她说话,顿时震惊,受宠若惊,说话都结巴了

:“不...不用..用..了。”真是奇怪了,她平时也算自来熟,且胆子大,但是在卓总面前,自然就紧张到结巴,只能说气场太强了。

就像她都急的结巴了,拒绝了,但是卓总只是看她一眼,似乎并不在意她的拒绝,而是淡淡说道

:“稍等,司机在开车过来。”

人家都已经这样说了,小新自然是不敢走的,就是不知不觉屈服于他的强势,忐忑不安地站在他的旁边等着车。

心想,妈的呀,高考,法考都没这么紧张过。怎么有人明明也是一双眼睛,一张嘴,但是就是让人心生胆惧呢。

熬了一会儿,他的司机终于开车到了。其实前后也就三四分钟吧,但是小新觉得过了三个小时。

司机下车,给他们开了后座车门,卓禹安倒是很绅士的,让小新先上车,自己后上。

车里更安静了,小新就更紧张,更害怕了。

卓总为什么要送她呢?

“那个,卓总,我其实打车就行的,不必麻烦您。”终于能一口气说一句完整的话。

“没关系。”卓禹安始终是有礼的,但偏偏就是太有礼了,让人更有压迫感。

小新与他并排坐在后座上,尽量往窗户那边的位置靠近,脑子里一团浆糊,气氛紧张又尴尬,她想找话题,嘴巴张了数次,都没发出声音。

好在谢天谢地,舒律师的电话解救了她。

手机一响,她立马就接了,半秒都没有耽误。

“舒律师!”这声音都有些高亢了。

“小新,你现在打车到高昌路的法院来,我在这等你。”

“好的,需要带什么东西吗?”

“不用,人来就行。”舒听澜看一眼法院门口躺着的徐母说着。

“好。”

小新挂了电话如获大赦,对卓禹安道

:“卓总,您把我放路边就行,我要去一趟法院。”这回总不顺路了吧,法院与她住的酒店在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