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听澜想起来了,当初离婚,他还算大方,这套价值上亿的豪宅,说送她就送她。

“这套房子本就是你的,跟我没什么关系。”她说。

“在你名下呢。”卓禹安这回很认真。

他反复强调房子在她名下?是想收回去,需要她配合签字?舒听澜瞬间明白他的意思,逐回答道

:“卓总什么时候有空?我随时配合你去房管局过户。”不是她的,她本就没想要。

卓禹安笑了

:“听澜,我这个前夫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形象吗?送出去的东西还有要回来的道理?”

他自认了前夫的称呼,舒听澜倒有些不适应了,一时无话可说。

卓禹安见此,倒有了继续往下说的兴致

:“我可不像有些人,几百块钱的东西,还想着要回去。”他指的是他车内的那块和田玉的挂件。

这不是说她还能说谁?心里的气蹭蹭往上冒,却又无法反驳,只好转移话题

:“我妈妈的东西呢?”

卓禹安不敢再揶揄她,打开手中的盒子,里面是一块表

“这是我们结婚时,妈妈送给我的礼物,我一直没舍得带,现在给你。”

因为她妈妈去世了,所以他才把表拿出来给她,算是给她留个念想。

舒听澜一看到那块表便有些泪眼朦胧了,她有印象,是妈妈很早年以前就买了,说要送给未来的女婿的,不知她何时送给卓禹安的。

“谢谢。”舒听澜接过表,这次是真心实意的感谢他,妈妈留下的东西很少,这块表就显得弥足珍贵了。

卓禹安点点头

:“吃了饭再走吧。”

舒听澜抬头看他,见他神色寡淡,但邀请态度真诚,看在这块表的份上,她便答应了。

卓禹安没再招呼她,转身去厨房把冷掉的饭菜加热,这些菜,在去酒店接她时便已经做好的。

厨房是开放式的,一眼就能见到中岛台前忙碌的他,亦如多年前,舒听澜别过了脸,对今晚自己的行为有些莫名其妙,本是该避开的人,怎么就坐到这来了呢?

大概是因为卓禹安看她时,眼神太过于平静,就真的是把她当成朋友了,这让她放松了警惕。

卓禹安已端了三菜一汤过来,一边给她盛汤,一边说

:“好多年不做饭了,你看口味还一样吗?”

很自然不过的话与动作。

舒听澜却有些食之无味,两人不该再有任何交集的,她随便吃了两口便起身

:“谢谢你把我妈妈的表还给我。”

她亦是礼貌客套,只求今天过后,不要再见面了。

卓禹安没有起身,只在她身后幽幽说道

:“听澜,即使我们已经离婚了,但我们还是朋友。”

“还有对不起,妈妈去世时,我不在你身边。”

他尽量克制自己所有的情绪,以一种阐述事实的冷静态度说这两句话,并不想在情感上给她任何压迫感,他已错过三年,不在乎再等三年。

然而,他太过于平静了,平静到让舒听澜觉得他很虚伪。

所以这个世界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,他但凡知道她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,也不会这样轻飘飘的一声对不起就完事了。

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不必再有任何瓜葛,她可以放心回家,不用怕他来跟自己抢孩子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