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脑子也在天人交战,要不要主动过去?

黑暗之中,就连呼吸声都格外刺耳。

“早点睡。”易木旸沙哑的声音传来,也适时地松开了她的手。

被他握过的手还有些发烫,她小心翼翼缩回来放在被子上面,人也一动不动地躺着,盯着天花板看,虽然什么也看不见。

她懊恼地想着,自己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。她本也不是保守的人,男.欢.女.爱的事情再正常不过,可却始终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。

她想,大约是以前她对卓禹安是因xing而起的爱,最后不得善终,现在新的一段感情,她就想谨慎对待这件事。

易木旸几乎一夜未睡,一是因为心里一直有一团火在乱窜,搅得他心绪难安,这辈子万万没有想到,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要禁.欲;第二个原因是下午去见了老丁的堂哥丁置。

他对丁置印象并不好,虽然就见过两次,但是丁置深沉的、对他审视的目光,让他很不舒服,尤其下午见面时,丁置直接说的那句话

:“三江源的盗猎份子有眉目了。”

丁置的眼里有洞察一切的凌厉。

易木旸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,当年他带着ty06队去三江源探险,6个人去,5个人回来,他最好的朋友宋宋永远留在了三江源。

是在穿越无人区时遇的险。

他带的这个探险队,队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,有丰富的经验,而且分工明确,野外装备齐全,当时遇险并非因为天气或者地势的这些客观因素,而是因为遇到了盗猎团伙,在流石滩无人区,盗猎团伙误把他们当成追捕他们的警察,用猎枪射击,在最前的宋宋被猎枪扫中,连一句话都没留下就没气了。

很多年后,易木旸偶尔噩梦,还是能梦到子弹穿击宋宋的胸膛,迸裂出的血花全部滴在他身上的场景。

宋宋的血一直流,他跟几位队员紧紧抱着他,给他止血,但是血流了他们一身,怎么也止不住,宋宋在他们的怀里渐渐失去温度而后变得僵硬。

他们一路背着宋宋,想着无论如何一定要背着宋宋回家,但是无人区的石流滩天气恶劣,雷暴风雪随时来侵袭,因为宋宋的离去,整个队伍的气氛都异常低迷,失去了平日的警觉,等发现时,已经被困在一处沙土之中,漫谈风沙吹来,他们几人躲在一处岩石避难,一避就是三天三夜,带的水与粮食都没了。风沙去了之后,宋宋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,成群的兀鹰许是闻到了腐烂的味道,在他们的上空飞旋徘徊久久不肯离去,然后有为首的凶猛的鹰吵他们直直飞来袭击。

当时他们已经精疲力竭,没有吃的,没有喝的,如果再背着宋宋腐烂的尸体,恐怕他们五人都逃不过这些猛兽的侵袭更走不出无人区。

是易木旸下的决定,放弃宋宋,就近把他埋在那个无人区。这个决定有多难,只有他自己知道,但是没办法,他必须保证另外四人全身而退。另外四人默默地留着眼泪,走时,深深地朝宋宋简易的坟墓拜了又拜,心头剧痛。

易木旸道:

“我一定会再回来带你回家的。”

“宋宋,我们一定会替你找到那个盗猎团伙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