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律所的人都走了,她才从昏暗的会议室里出来准备去酒店躲两天,这脸是没法见人了。谁料周铭竟然没走,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正在忙碌着,看到她出来,这才关了电脑起身,也没有多余的话,就简单说了一句

:“去哪里,我送你。”很体面,也很体贴。

舒听澜也没有拒绝,知道他是特意留下来等她的,便说了酒店的名字。两人一起去车库,一起上车离开。

“要不去我家吧,让我妈给你做点好吃的,你好久没去,她总念叨。”

“等改天吧,这个样子让干妈看见不合适。”她已恢复平静,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车水马龙,实际脑子一直在放空。

“也行,你这鬼样子别吓着我妈了。老人家心脏不好不经吓。”该护着时护着,该损时还要损。他一边开车,一边无意识地看后视镜、倒车镜,早就发现卓禹安的车在后边跟着了。实际上,卓禹安早就来等她了,大约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

“你电话响了。”他好心提醒舒听澜。

她的手机调的震动,一直嗡嗡嗡响了很久,想必是后面车辆里的男人打来的。舒听澜这才回神,看了眼手机接了。

对方声音很快传来,声音轻快

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几点回家?”他就差没拆穿她了,跟在周铭的车后面,并没有避讳的,只当她也早发现了他,是想恶作剧。

听到他的声音,舒听澜一直一滴眼泪都没掉,要强的要命的人忽然就觉得委屈了,鼻尖发酸,嗓子发硬,她发誓,她真不是矫情的人,可听到他声音就绷不住了。

“今晚不回家。”她哽咽。

周铭无语地看了她一眼,心想别让卓禹安误会他拐卖她啊,他现在对她就是很纯洁的兄妹情。

恰好卓禹安加速开到他们的车前,生生拦住了他的车,两辆车都靠边停下。

卓禹安打开车门下车,大步朝他们的车过来。

舒听澜还泪眼汪汪握着手机呢,呆呆看着车窗外小跑过来的卓禹安,正是华灯初上,他的身后仿佛带着一片星光,一路走,一路洒满星火。

他半弯着要,敲了敲她的车窗,示意她下车。

舒听澜就乖乖照做了,丢了魂一样,此时就想扑进他怀里,在外受的那点委屈没什么可怕的。

她一下车,卓禹安见到她的刹那,心里倒吸了口气,脸色瞬间变得铁青,眼里又透着无法隐藏的戾气。

舒听澜这才想起自己脸上被打了一耳光红肿了,她双手拉着他的手,摇了摇头

:“没事了,不疼了。”她皮肤很白的,这又青又红肿就显得格外凄惨。

“她打的?”

她不知道,她脸上这伤是卓禹安一直藏在心底的隐痛。那次在卓远科技的食堂,他不明所以拦着她,导致她被温简扇那一耳光这事,是他一直不敢去碰触的点,一碰就心疼就内疚。而现在,她的脸又这样了,并且还是因为他,你让他怎么办。

“她打的?”就一个简单的“她”字来替代母亲,多少是凉薄的,也是无情的。

“她知道我们领结婚证的事,所以有些难以接受。”她说明事由。

卓禹安的脸色奇差,

“疼不疼?”他心疼得没边,连碰都不敢碰,只想给她轻轻地吹一吹。

“有一点点。”也不是疼得无法忍受,就是心里难过罢了,没想到他母亲会如此坚决排斥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