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初就不该听儿子卓禹安的,给他单独立了一个户口,才让他如此为所欲为。

“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骗他跟你领的证,你现在马上立刻去把这个婚离了。舒听澜,你但凡还有点脸皮,你就不该缠着他不放。”程知敏此时脑子一直是嗡嗡嗡的,完全无法正常思考,彻底失去理智。

卓禹安若是真取了这样的女人,那绝对是他,是她,也是卓家一辈子的污点。

舒听澜的脸火辣辣的疼,很气啊,怎么都打她这边脸。上回温简打的也是这边脸,她记得足足一个星期才消肿。此时她脑子也是嗡嗡嗡的,可能有点脑震旦,若不是念在她是卓禹安母亲的份上,她一定要还手还回去的,她早不是任人欺负的舒听澜了。

“离婚我一个人也离不了,你先找你儿子说这事,只要他同意,我全力配合。”她不想参与他们卓家的事,他母亲的事,让他自己去解决。

“威胁我是吗?”程知敏此时已稍稍平静一点。残存的理智告诉她不能去找儿子,甚至今天打了舒听澜的事,都不宜让儿子知道。自己在儿子心里几斤几两重自己最清楚。所以这事儿啊,只能从舒听澜这解决。

“没有威胁,我知道您看不上我,更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和卓禹安领证了,所以阿姨,您最好低调一点,我什么都没有,我不怕失去任何东西。如果真要闹得那样不堪,不好看的是您,不是我。”她说的没威胁,实际上话里是有威胁的,相比之下,她不怕闹大,因为对她并无太大的影响,她相信程知敏能听得懂。

程知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,一直看着舒听澜,要把她看出一个洞来一样。

“舒听澜,今天这一耳光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。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,办离婚,然后离开我儿子,否则,我不会放过你,我折磨你的办法有千万种,今天我把话就放在这里。”

程知敏说完便大步离开了。

她的脑子从看到她们结婚证开始就嘭嘭嘭地跳个不停,来这之前家里保姆给她吃了一颗降压药,现在头疼又是止疼药吃着。再怎么保养得宜,年龄到了,身体各机能都是下降的,保健品一把一把地吃,有什么用呢?今天这么一生气,头发要白了几根。

等回到卓家宅子,还没进门,就听到卓闳在大发雷霆,保姆看到她回家,救命一样拿着电话塞她手里

:“老爷子打来的,刚才父子俩吵过一次了。”

她接过电话,按着还突突跳的脑袋,感觉里边的血管就要爆了。

“爸,您请说。”到老爷子面前还是端庄有礼也克制。

“怎么回事?你们怎么当父母的?他什么时候结婚你们都不知道吗?这事必须低调解决掉。”老爷子声如洪钟,命令完,啪嗒一声电话就挂了,连给她辩解的机会都不给。

刚挂完电话,眼前的卓闳也是跟看仇人一样看着她

“成天不知道在瞎忙什么,这么大的事,你就一点都不知道?”

她忍了忍,想发火,想朝他吼,凭什么什么事都是她的责任,儿子是她一个人的吗?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是她一个人的原因吗?但看到卓闳那双严厉的眼以及严肃的表情,她终究是忍了,只开口道

:“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
“在我调任之前必须解决,不要弄出任何动静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