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木旸开车带着两位小朋友去律所接舒听澜。舒听澜一个下午都很忙,津耀药业因为m市的韩医生不肯删除公众号的文章,影响极其恶劣,这篇公众号在各种育儿群、妈妈群、医生群里疯转,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。

后来才知道,韩医生为何强硬不肯删除公众号文章的原因。原来是津耀药业在舒听澜不知情的情况下,之前已经找人去m市贿赂过韩医生,结果韩医生不为所动,坚持说自己的文章里提到的药膏,是经过试验提取的,里边根本不是纯天然自然的,而是含有激素,并且是远远超标的激素。见贿赂不成,津耀药业又找人去韩医生上班的医院去威胁恐吓他,甚至也找人爆料出韩医生过往的一些所谓的黑料,彻彻底底把韩医生给得罪了。

津耀药业看软的硬的都行不通,这才找了律师来解决。

在之前的沟通中,津耀药业对自己做过的事绝口不提,舒听澜是多方打听之后,才知道津耀药业做的事。

现在韩医生是不争馒头争口气,你们要起诉就起诉吧,他坚决不肯删除,何况后面还有很多支持他的妈妈们。

她焦头烂额,想着要去m市一趟,跟韩医生好好沟通,看是否还能有回旋的余地。

津耀药业的诉求很明确,要m市的韩医生删除公众号的那篇文章,并且声明,他文章里提到的中草药纯天然药膏不是津耀药业的产品。

而跟韩医生沟通之后,他拒绝了这个要求。一是,他没有指名道姓说的是你们的产品,是你们自己做贼心虚对号入座;二是,你们还找人威逼利诱,并且爆他过去所谓的黑料,对他也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在舒听澜看来,这个案子若是真的走法律流程,上诉到法庭,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损失,津耀药业目前最迫切的不是要韩医生赔偿,而是要撤销文章,把影响降低,所以如果一味地以法律条条框框来要求韩医生,再走诉讼,时间线拉得越长,损失越重。所以舒听澜是计划亲自去一趟m市,能协商解决最好。

正在想着工作的事,就见易木旸带着两位小朋友走进律所了。

律所办公厅的位置本来就不大,易木旸长得高高大大的,再带着两个小朋友,办公厅顿时显得很逼仄。

易木旸这回没带她们去他家吃饭,而是找了一家儿童主题餐厅,有儿童游乐项目,有儿童餐,两位小朋友吃完饭,便到旁边的游乐园玩。

游乐园的区域在她们视线的范围内,所以不用跟着。

易木旸感慨

:“听澜,小朋友们就该多出来活动活动,你要是没空,我可以帮忙带。”

他以前一直舒律师、舒律师的叫着,不知何时就顺口叫听澜听澜了。

舒听澜脑子里还想着津耀药业的事,有些心不在焉。去m市是势在必行,可是如果她出差了,两位小朋友怎么办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