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听澜全身因为被雨水打过,还是黏糊糊的。儿童病房本来是不允许这么多人陪护的,有小新,还有小新的父母,以及舒听澜与易木旸,是走了耿老师的关系,加上安排了独立病房,所以才允许他们都在。

舒听澜看到两个宝贝都已经睡着了,呼吸平稳,这才真正地放心,人也像是被脱了一层皮一样虚脱无力。

对小新的父母又是愧疚又是感恩,她到了,便劝他们回家休息。小新的父母也是刀子嘴豆腐心,嘴上虽然很多抱怨,但也知她的不容易,这会儿见到她全身湿漉漉赶回来,到底是于心不忍,只说到

:“我们没事,这里有陪护的床。倒是舒律师你,先去洗个热水澡,换套衣服再过来吧。宝宝们都睡着了,没事的。”

小新也劝:“舒律师,你快去换衣服吧。不然你感冒了,明天小朋友们好了,你又传染给他们。”

舒听澜虽然一刻都不舍得离开孩子们,但是小新说得对,她不能再感冒了,所以在易木旸的陪同下,先回家洗澡换衣服。

他们一走,小新的父母轻轻感慨了一句

:“你们舒律师确实挺不容易的,唉,你能帮就多帮着点吧。”

小新点头,她很喜欢舒律师的,虽然律所很小,看似没什么大前途,但是舒律师很专业,很尽责,一直是手把手的带她,若不是因为孩子的关系,舒律师绝不是目前的发展。

“你们舒律师是老公去世了?”小新妈妈好奇得很。

“好像是,没有具体说过。”

“你啊,还是太年轻。如果真是老公去世了,也有公公婆婆,有别的亲戚吧?这么可爱的双胞胎,公公婆婆会不抢着要?她恐怕是未婚先育,或者被男人骗了。”小新妈妈感慨完,又加了一句

:“你可不能跟她学这个。她多苦,你看出来了吧?”

小新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,孙律师与师母也从不问舒律师关于孩子的事情,大家就默认她是先生去世了。

小新觉得父母的分析很有道理,她就拿起手机,第一次上网去查舒律师的资料。网上舒听澜这三个字,同名同姓的很多,她就挨条翻啊翻,拿出当律师的火眼金睛与毅力,找证据一样耐心地翻着网页,终于翻到一条是跟法律有关的链接。

点开一看,是红圈所宏正律所的官网,官网上有条三年前的公告,热烈庆祝并购组舒听澜律师圆满完成御众康养城项目。

是同名同姓吗?

小新觉得应该不是舒律师吧?因为宏正律所是有名的红圈所,加上还是并购组,业务就不一样。

她在宏正律所的官网里翻到了律师简介一栏,按照姓氏的首字母,很快就搜出了舒听澜这三个字。

简介很详细,有照片,有毕业院校,有过往的接触过的案例。

舒听澜,毕业于森洲大学法学院

项目经验有,栖宁食匠食品公司、卓远科技、听鲸金融、御众地产

这些项目都太高大上了,尤其是卓远科技与听鲸金融,那都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公司。

所以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?

尤其那张工作照,那舒律师穿着非常时尚漂亮的职业装,妆容精致,长发微卷,笑意盈盈看着镜头,与她认识的舒律师相去甚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