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车上时,陆阔就说:“你下回再来,麻烦收起你那泛滥的父爱,你没看刚才听澜家的阿姨对你的防备吗?”

“好!”他自知刚才失态了。

“再接再厉吧,你不舍得为难听澜,那就只能为难自己,慢慢熬吧。”反正眼下想接近小朋友们,也只能以扮小丑的方式了。

别说跟听澜争孩子的抚养权了,单是他知道孩子们的存在,估计就会把她吓得魂飞魄散。他现在才想明白,之前有意把她引到森洲去处理案子,甚至试图说动她回森洲发展,她的拒绝与防备是因为孩子们的原因。

这边两位小朋友上车之后,就开始问刘姨

“妈妈怎么没来接我们?”

“妈妈又出差了吗?”

刘姨一边替他们系安全带,一边回答

:“没有,妈妈如果出差会跟你们说的。因为妈妈去接易叔叔了。”

舒听澜确实是去接易木旸了,临下班时接到易木旸的电话说他在机场,她眼泪险些掉下来,急忙拿了车钥匙便赶往机场。

“开车小心,别着急,我等你。”易木旸温柔的声音传来。

舒听澜怎么能不着急,回h市这几天,她没有一天是安心的,明知他在涉险,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被动地干等着。直到听到他的声音,她紧绷着的那根弦才放下来。

偏偏是下班高峰点,路上堵了好一会儿才到机场,车一停下,就先看到了丁置,他一身的黑衣黑裤,在垃圾桶旁抽烟,整个人阴沉又肃穆。舒听澜对他印象极坏,没看他一眼,四下寻找易木旸的身影。

目光从丁置的旁边稍稍往后看,顿时呼吸凝滞,只见易木旸坐在机场简易的轮椅上,上身穿着黑色t恤,下身穿着迷彩裤,马丁靴,脸被晒成了小麦色,脱胎换骨一般换了一个人。

“不认识了?”开口的声音还是他,笑容也是他,并未因为自己坐在轮椅上有丝毫的局促。

舒听澜看他这样,又气又心疼。

“腿怎么了?”

易木旸拿起轮椅旁边的木制拐杖戳了戳前面丁置坚硬的后背,骂道

:“你赶紧滚,别让我再看到你,烦!”

丁置看了舒听澜一眼,把快抽到尾的烟掐灭扔进垃圾桶,头也不回地扎进夜色里消失了。

舒听澜也不想看到丁置,他离开了,她松了口气,只关心他的腿怎么了。

“没事,之前骨折的伤口,这次又骨折了。”易木旸轻描淡写地说着,中间的艰险就不想再说了。

舒听澜小心翼翼扶他上车,发现他又精瘦了不少,身上的肌肉跟石头一样硬邦邦的。等上了车之后,易木旸侧头看她

“最近吓坏了吧?”

舒听澜不说话,以此表明自己生气了,不希望他这样轻描淡写的态度略过此事。她知道他是不想让她们担心,但是他越隐瞒,她只会越不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